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小说《青丝一缕》:第二十九章 波斯阏氏(1)   

2015-05-09 18:35:47|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挛鞮狼下令将不久前刚任命的王宫侍卫统领砍了头,副统领革了职。单于失踪了整整一夜,侍卫队竟然到第二天清晨才找到人。我心里嘀咕,你挛鞮狼是个武功高手,血寸丁都不在话下,要想悄无声息地逃过几个侍卫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可是,挛鞮狼只是轻轻勾了勾嘴角,就有一条人命伤在他的手下。

        新上任的王宫侍卫统领出身平民,没名,没姓,名叫十七。

        我见过他。他总是低垂着眼睑,带着温顺谦恭的笑容,偶尔一抬眼,那刻意收敛的眼神精光乍现,显示这个人卓尔不凡的谋略决断。我暗暗佩服挛鞮狼识人眼光如炬。只是,十七和昆哲之间,似乎有什么......这两个人,一个是新上任的王宫侍卫统领,正是志得意满,雄心勃勃,一个是跟随挛鞮狼多年的贴身侍卫,单于的心腹红人,他们之间——

        我见过他们二人。以二人的身份职责,在挛鞮狼面前碰面的机会很多,可是他们二人从来没有眼神的交汇,只是暗中默默地审视着对方,似乎在掂量对方的实力,计算对方在挛鞮狼心中的份量。偶尔有一两次眼神相接,却是如寒霜冷箭,连周围的温度都瞬间低了几分。

        从月亮湖那晚之后,我就没有见过挛鞮狼。我很想告诉他,直接关乎你身家性命的两人,是在暗暗较劲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心中怀着隐隐忧虑,我在王宫里徘徊又徘徊。

        大汉的长安,漠北的龙庭,匈奴的王宫与大汉的皇宫,一南一北,一匈一汉,民俗风物大不相同,相同的是同样的靡丽奢华守卫森严,处处透着凛然不可冒犯的天家威严。

        在这粗犷威严的龙庭王宫里,我那个小小的住所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我的小院保留着龙庭郊区的平民风格,简单又寒碜。

        波斯和乌桓的美女,大宛和楼兰的公主,听说月氏近日也送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王女来,彩车招摇,仆从甚众,相继住进了王宫。她们的住所,当然极尽奢华。

        匈奴国力强盛,凶悍好斗,周边的国家给新单于送来公主美女和亲示好,挛鞮狼理所当然地连同大笔财物照单全收。匈奴单于的床上不仅仅是美女,还有远在波斯、乌桓、楼兰和月氏的邦交。作为匈奴的单于,草原的王者,挛鞮狼的床,连着千里之外的边疆。

         
        天朗气清的一天,我去白旦青家的小院拜访白夫人蔷薇。初夏时节那满墙的蔷薇枝叶鲜绿,朵朵花蕾含苞待放,那些自由的飞翔精灵在枝桠间蹦跳欢唱,白夫人的笑容纯净动人。

        小院中放置了石桌石凳,白夫人在石桌上放了一册书卷,一壶清茶,石凳上套了保暖的棉垫。

        我为她把完脉,微微笑道:“白夫人最近身体好多了。”

        她收起手腕,顺手为我倒了一杯茶,轻笑着:““我这病恐怕就是母亲遗传下来的,小的时候无察无觉,年龄越大便越觉不适。旦青先生说的真对,青缕姑娘的医术果然高明。你开的药方,我一直留着每天煎药服用,果然一天好似一天了。”

        她和白旦青,夫妻二人互相称呼为“旦青先生”和“蔷薇先生”,乍听觉得有趣,相处久了才知道这不是互相打趣,而是两人相敬如宾的称呼

        “我父亲是大汉的一名小吏,母亲生自书香之家,小的时候母亲教我读书写字。母亲说她最喜欢《春秋左传》里郤缺和妻子举案齐眉的故事。她对我说一个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得一个如意郎君,如果那个人肯与我相敬如宾,那便是我一生幸甚之事。

         “现在白夫人和白先生正应了这个典故,最欣慰的定是令尊和令堂。”

         “可惜,他们看不到了。大汉政令严苛,我父亲不慎丢失了官印,被关入大牢判令腰斩之刑。这件案子惊动颇大,太子出面向皇上求情才救下父亲一命。可惜父亲被关押数载,这段时间母亲和我孤苦无依,母亲身体本就不好,急气攻心去世了。我尚年幼,先被收官,之后被数次买卖,最后进了皇宫。”白夫人垂下了眼睑。

        我心思转了几转,一动:“令尊可姓田?”

        白夫人略一点头,眼中点点闪光:“正是。数载后,父亲出狱后无法面对家破人亡的惨状出家了。”停了一下,又道:“我多年后在一所寺庙中寻到他,他不想再入世,潜心研究些佛法典籍。”

        是了,当年太子刘据向刘彻求情的时候,我是在场的,那时候田原庆已经被关押数载,原来他甫一入狱就已经家破人散,女儿田蔷薇被贩卖进皇宫。关押数载获释后,田蔷薇已长大成人,随白旦青逃离了皇宫。

        我不愿意提起她的伤心事,转换话题道:“白先生和白夫人当年离开的皇宫的事,可已经成为一段佳话在宫中流传了。”至今没人能知道,当初两位到底用了什么方法“飞“出森严的皇宫。

         她轻轻一笑,却并不接过我的话茬儿,道:“我这里有一些书卷,你若有空,就过来跟我一起读些闲书。”说罢,将我带进一间房间。

        这房间普普通通,外面看起来并无特别之处,打开一扇暗门进入却别有洞天:不仅案几笔墨俱全,四壁的书架上放满了各种书卷,我走过去翻看,不禁惊呆了:这些书卷不仅门类齐全数量庞多,竟然有许多流散失传多年的典籍。看来,白旦青夫妇离开皇宫后四处游历,专心收藏,收集了不少流落民间的稀有典籍。

        再看看这暗室的设计。没有窗户却清亮通透,通风口开在蔷薇花藤下,花叶掩映下,里面的人可以观察到外面的情形,屋外的人却无法察觉。暗室门和墙壁浑然一体,最精巧的是开门的机括,藏在抽屉的拉环里,外拉是打开抽屉,左旋则触动机括。

        “单于还是左大将的时候跟旦青先生相遇,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单于要拜旦青先生为师学习大汉文化,经常出入这里。我担心他毕竟身份不同旁人,不愿意招人耳目,便设计了这间暗室。这也不用瞒你。”她盈盈笑道。

        “这也不用瞒你”,几个字说得我心中一片温暖。

        她平静的病容下竟然有这样奇巧的心思。想来那些精巧的鸟舍也是她设计的,鸟舍门板下有竹簧,鸟儿踩一下便能自动关门,遮风挡雨抵御风寒,又踩一下门又自动打开。给鸟儿喂食喂水的小小食盆也暗藏玄机,大瓷碗在上连着小瓷碗,小瓷碗里的鸟食吃完,大瓷碗中的鸟食顺着竹篾斜坡滑下来,自动灌满小瓷碗。看来,数年前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皇宫成功逃离,也少不了她的功劳。

         白夫人提着一个蒙着蓝布的鸟笼,道:“旦青先生和我有样东西送你!”

         我掀开蓝布,两只雪白的小乳鸽乌溜溜的黑眼睛好奇地瞪着我。

        
        费了半天劲,我给这两只小白鸽子取名为“大白”和“小白”。看来取名这种事情,真的不适合我。它们两个都是雪白的毛色,眼睛嘴巴几乎一模一样,一会儿我就弄混了,不知道哪只是“大白”,哪只是“小白”。

        我看着两只欢快的小精灵,想起了龙庭郊区小院里有莫娅,有白虎和狼的日子。那段短暂平静的日子是我最温暖快乐的时光。可是现在,我住在王宫里,跟那个人,近在咫尺,却远若天涯。他有多久没来了?大概——很久很久了吧?

        与大汉不同,大汉皇帝政务繁忙,多数时间都在与朝臣议事、批阅奏折,而匈奴还没有形成文字,自然没有奏折可看。除了在宫殿里与卫律、白旦青等贵族大臣议事,挛提狼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摔跤场、驯马场和角斗场,或者远去山林打猎。匈奴人以战争立国,崇拜旺盛的生命力和充沛的体力,匈奴的王者,也必然是最精壮的摔跤王,最善骑射的猎手,最骁勇的勇士。

        想起自己,只能远远的,呆呆的,看着尘土飞扬的场地中间,那个高壮而大汗淋漓的身影,把对手打趴在地上的身影,马背上闪转腾挪,百发百中,接受众人欢呼簇拥的身影,更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贴身的荷包里放着李妍的梅花丝帕,刘彻需要这样一个女人,如这丝帕般柔软丝滑,带着谦卑的微笑,住在黄金笼子里,这辈子唯一一件可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一个男人的到来。而我,是不是变成了千里之外的另一个李妍......
        
         "咦?这是什么地方?"一个声音传来

        我站起来,向门外看去。小院门口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身影,她穿一身湖蓝色烫着金边儿的长裙,下摆宽阔长而及地,流金泼玉般华光闪动,前胸裸露出深深的乳沟,丰满的上围衬得腰身纤细窈窕,丰乳翘臀婀娜有致。她皮肤皓白,五官轮廓分明,鼻梁高挺,浓黑的眼窝里一双湖蓝色的眼睛在鸦翅般浓密的睫毛下艳光闪动。

        真是个妖媚的尤物啊!我在心中暗叹,一边轻轻行了一个汉礼:“波斯阏氏,汉女青缕有礼了。”早就听说波斯美女住进了王宫,她穿着波斯服饰,自然就是她了。

        身后的侍女在波斯阏氏耳边轻轻道:“她是住在这里的一个汉女,听说之前单于宠幸过的,不过很久不见单于来了。”

         “哦!”波斯阏氏听到侍女的禀报淡淡应了一声,眼神变得莫测起来,冲我略略点了一下头,膝盖若有若无地微弯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