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穿越小说《青丝一缕》:第七章 入宫(2)   

2014-11-04 21:30:17|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林苑是我国古代最大没有之一的皇家宫殿建筑群。

汉武帝刘彻在秦朝宫苑基础上扩大,建造了上林苑。上林苑地跨长安、咸阳、周至、户县、蓝田五县境,纵横300里。有霸、产、泾、渭、丰、镐、牢、橘八水出入其中。有昆明池、镐池、祀池、麋池、牛首池、蒯池、积草池、东陂池、当路池、太液池、郎池等池沼。其中昆明池在长安西南,周长40里,列观环之,又造楼船高十余丈,上插旗帜,十分壮观。用挖掘太液池的土堆成岛象征东海神山,开创了人为造山的先例。

上林苑中有三十六苑、十二宫、三十五观。宜春苑供游憩,御宿苑供御人住宿,思贤苑、博望苑为太子设置招宾客。上林苑中有大型宫城建章宫,还有一些各有用途的宫、观建筑,如演奏音乐和唱曲的宣曲宫;观看赛狗、赛马和观赏鱼鸟的犬台宫、走狗观、走马观、鱼鸟观;饲养和观赏大象、白鹿的观象观、白鹿观;引种西域葡萄的葡萄宫和养南方奇花异木如菖蒲、山姜、桂、龙眼、荔枝、槟榔、橄榄、柑桔之类的扶荔宫;角抵表演场所平乐观;养蚕的茧观;还有承光宫、褚元宫、阳禄观、阳德观、鼎郊观、三爵观等。

 

         我喜欢李夫人澄清又略带忧郁的眼神。得圣宠不倨傲,身份高贵却不爱奢华。她身姿优雅,声音缓慢温柔,笑容美丽又迷惘,对太监奴婢们也从来不高声说话。

       我每天挖空心思为她煲汤,听她赞叹的语调,看她惊喜的眼神。我希望我能用我的擅长的技艺,帮她抹去眉尖上的忧愁,泪眼中的迷茫。

       刘彻每天上朝后必到昭阳殿,李夫人不见有多开心。刘彻若是几天不来,也不见她有多焦虑。

 
        她说:“青缕,我总是梦到小时候那棵皂荚树,我在树下练歌,小鸟在树上唱。我这殿里,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有,我只是不愿意看见关在笼子里的鸟。”
 
        殿里装饰用度极尽奢华,皇上赏赐的、番邦朝贡的、大臣进献的奇珍异玩不计其数。唯独没有一只鸟儿。
 
        我懂的。我也曾有一对儿绿鹦哥儿。
 
        她说:“青缕,你知道吗?我很孤独。我想回到小时候。”
 
        她孤独吗?她的殿里从来不冷清。身为海西侯夫人的李广利夫人经常来陪她聊天,显贵大臣的夫人的车马也络绎不绝,今天说时兴的衣服款式和发饰,明天说绣花的技巧样子。对她都是极尽恭维。刘彻每天都来,即使刘彻不来,赏赐也一定会来。今天是西域的葡萄,明天是南疆的荔枝,又或是得来的什么奇石、珠宝或其他稀罕物儿。

         “她们说皇上是千古一帝,我是千古一妃,将来在史书上留下一篇。”她轻笑,“我倒觉得,我这是千古的孤独。”

          她的孤独我懂的。顺着命运的急流漂流进了皇宫,不能自己。何尝不是。
 
 
         一日,李夫人见我煲了玉竹百合鹌鹑汤,便道:“秋深了,昨天陛下咳嗽了几声,也照样煲一份给陛下送去。
 
        我便提了食盒,来到建章宫。刘彻正在上朝,文武百官黑压压站了一地。主管太监白旻认得我,知道我是李夫人身边的人,让我进入后殿。
 
        我的侧脸和裙裾只在屏风后一闪,便感觉到来自满殿文武精英们各种各样的目光,灼灼如炬。
 
        李陵看见我先是一惊,然后目光不自觉地追着一闪而过的影子发起怔来。苏武嘴角一弯,霍光低头隐去了一个几不可见的微笑。刘屈氂和公孙敖则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低头,躲过这些暗处不见血的刀剑。
 
        前殿走来一个身形高大的人,向我轻轻一揖:“青缕姑娘,在下金日磾。”伸手要接我手上的食盒。
 
        我看着金日磾,不禁愣在那里,他脸膛宽阔,两条剑眉飞入两鬓,眼梢高挑,眼睛细长,瞳仁是不可思议的褐色。我立刻想到了甘泉宫里的黑衣人那双诡异的蓝眼睛......

       金日磾看我的神色,笑道:“我是匈奴人,长相与中原人有所不同。”再次伸了伸手,要我把食盒递给他。

       我问道:“你们匈奴人,有人是蓝眼睛吗?”
 
        他示意我噤声,道:“陛下和众位大人正在商议西域边关要事,我回头跟你解释。”从我手里接过食盒,进入前殿。刘彻收到匈奴国书,匈奴欲停战与大汉和好。
 
        我怔怔将食盒递给他,想到那妖异的蓝色瞳仁,手心里已经出了一层汗。

        之后又有几次我去送煲汤给刘彻,不论是建章宫的早朝上,未央宫皇上的寝殿里,还是方士云集的神明台,太监宫女们都知道我是李夫人身边的人,都没有人拦我。
 
        金日磾在神明台铜仙下等着我。神明台前有一个高达数丈的铜铸成的神仙,手托着承露盘,方士们说,将每天的第一颗露水和着玉屑喝下,可以长生不老。
               
      “金大人,天上真的有神仙吗?”
 
       金日磾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陛下认为有就有吧。”
 
       我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的脸,脑海里浮现的是蓝眼睛黑衣人的脸,是的,是有些相似的。
 
       金日磾被我看的有些尴尬,轻轻咳了一声。
 
       我回过神来,面上微微发烫。

       金日磾下拜道:“太子殿下!”一边拉了我一把。我一抬头,太子刘据正站在面前,连忙施礼。
 
       刘据气质儒雅,风度翩翩,总是带着温润如玉的微笑。他忙将金日磾扶起,“金大人,父皇可在这里?”一边凝视了我几秒。
 
        金日磾道:“陛下在跟少翁先生谈事,哦,这位是李夫人身边的侍女青缕姑娘。”
 
        我只得再拜了一次。
 
        刘据道:“起来吧。”对金日磾道:“我有事向父皇禀告。”匆匆走进了神明台。
 
        金日磾道:“我本是匈奴部落王休屠王的王子,因浑邪王和我父王起了纷争,我父王被杀。母亲便带着我和弟弟投降了大汉。来到大汉后,我开始是做了陛下的马奴,为陛下养马。后来承蒙皇恩浩荡,随侍陛下身边。” 
 
        这些事我问过皎月,我知道当年浑邪王因在抗击卫青、霍去病的战斗中连连失利,部族损失惨重。匈奴单于伊稚斜对他起了杀心。浑邪王说服休屠王一起投降大汉。可是中途休屠王变卦,浑邪王便杀了休屠王。休屠王的妻子和年幼的两个儿子,也就是金日磾和他的母亲、弟弟无所依靠,也随浑邪王一起归降了大汉。皎月还告诉我说,金日磾大人在刘彻身边二十几年,从未出过差错,刘彻非常倚重他。因之前做过养马的官,所以大家叫他“马王爷”。

        皎月什么都知道,她还跟我讲起皇宫里的一段传奇,在她之前李夫人身边的宫女蔷薇跟太子刘据的白姓门客相好并私奔了。细细追查下来,皇宫上下几千人竟然查不到一点儿蛛丝马迹,结果是不了了之。两个人好像人间蒸发一样,从戒备森严的皇城里无端消失了。
 
        我问金日磾:“匈奴人有长着蓝眼睛的吗?”金日磾道:“匈奴人长相同中原人不同,可蓝色眼睛……”他思索着:“听说且鞮侯单于有一位波斯阏氏,长着金发碧眼,也许他的儿子中......”

       李陵不知道何时站在我们面前,金日磾笑着与他打招呼:“李将军!”李陵也含笑道:“金大人!”而我明明看到李陵眼里的怒火“噼啪”作响。
 
       我低头不敢看,连忙匆匆拜别两位,提着空的食盒,逃回昭阳殿。先去向李夫人复命,再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了一会儿医书,感到夜风凉了。我起身去关窗,一个黑影在眼前一闪,从窗外跳了进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嘴巴就被捂了起来。“青缕,不要喊,是我!”李陵道。
 
       “嘘——”他回身关了窗。
 
       “你——”我惊魂未定,他放开我,退后到两步之外。
 
       “我来跟你告个别,明天一早我就要领兵去张掖驻守了。”
 
       “恭喜李将军得偿所愿,可以带兵打仗了。”
 
       “不是打仗,只是戍边而已。今天在神明台,本来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看到你,告诉你这个消息。谁知看到你和金日磾大人……”
 
       “你从什么时候看到我的?”
 
       “从你深情款款地一直看着金日磾开始。”
 
       “不是这样的......”
 
       “不用解释。”他打断我的话,他的眼神里有暗沉沉的怒气,有受伤后的质疑,却把这些情绪统统压下去,道:“如果我能够做到,我会用一切办法不让你进宫。可是,我无能为力。你进了宫,我本想过段时间等皇上淡忘了就想法子把你接出来。可是没想到李夫人与你极是投缘。”他摇头苦笑,“你还不知道吧?宫里有人叫你小李夫人。因为据说你不仅长得像她,连性格举止也像。”

        我愕然。

       “青缕,如果还在将军府。我一定会护你周全,不让你受任何一点伤害。可是现在,在这深深莫测的皇宫里我......我不会跟任何人讲我们的事。那件事本来知道内情的人就很少。如果有人问起,我会说,我那晚喝醉了,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你放心。”他的笑容苦苦的,“你喜欢金日磾吗?如果喜欢他,去求求李夫人,说不定可以。”
 
      “我……不……”

      “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青缕了。皇宫这个地方你要万事小心,凡事多考虑,行差踏错一步都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听说太子看中了你,正在准备到皇上面前要了你。恭喜你!”他苦苦的笑容上加了一丝嘲弄,表情难看。
 
       我一惊。
 
      “记住,皇宫这个地方暗流汹涌,要小心再小心!这里的人笑,不是因为高兴;哭也不是因为伤心;他要你,不是因为他喜欢你;他不要你,也不是真的厌弃你。”
 
       “……”

        他伸手推开门,背对着我,最后说:“如果你没有攀龙附凤的心,还愿意回将军府。记住!我永远等着你!”
 
        李陵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我的心乱如麻:李陵冒着杀头的危险潜入昭阳殿向我告别,还特意向我传递了这些信息,我满怀感激。可是他以为我喜欢了金日磾吗?把选择的权利交回我的手上。太子刘据为什么要向刘彻要我?我和他明明只有几面之缘......我细细回想与刘据见面的情景,希望能捋出头绪来。
 
        第一次与刘据见面,其实我只看到他的背影。刘据向刘彻讲述陈兵战乱的百姓之苦,反对西域边关再燃战火,而要在西域设立互市,与西域各国互通贸易,令边境百姓休养生息。这些观点与刘彻强势的外交政策政见相左。这样的争执发生过数次,刘彻欲拂袖离去,刘据仍然不停陈辞恳请。——我当时离得很远,在那种情绪下刘据应该压根没有注意到我。
 
        第二次与刘据见面,是在未央宫刘彻的寝殿里。他在据理力争说县令田原庆只是一时不慎丢失了官印,罪不及死,更不用腰斩这样残酷的刑罚,只需罚俸一年即可。刘彻道:“就按太子说的办吧。便寒着脸离去。刘据在原处低头叹息徘徊了很久才离开。——那一次是晚上,我身在暗处,刘据应该根本没有看见我。

        第三次就是今天在神明台外,刘据凝视了我须臾,便去行色匆匆找刘彻了。除了这三次,我实在想不出刘据和我有什么交集,更想不出我做了什么事让他留意到我。

        我忽然想到李陵的话:“他要你,不是因为他喜欢你;他不要你,也不是真的厌弃你。”

        刘彻二十九岁才得了皇太子刘据,可以说刘据的出世和成长饱含了皇室宗亲满朝文武的各种殷切期待。但是随着齐怀王刘闳燕刺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的出世,最重要随着刘据的长大,父子二人在性格和政见上的差异越来越大,刘彻越来越不待见太子。太子和他背后的卫皇后、卫青等人非常忧虑太子地位将不保。

        李夫人是刘彻最宠爱的女人,而我是李夫人最喜欢的侍女。

        我将两条思路交织,渐渐明白了:刘据是借我来试探刘彻的态度,如果刘彻答应了,证明在他心里太子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如果不答应,刘据将收到另外一个信号。自始至终跟刘据有没有见过我,是否相中我根本没有关系,我只是一个棋子罢了。

        我在内心长长叹息,欲哭无泪。
  评论这张
 
阅读(1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