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穿越小说《青丝一缕》:第四章 竞技   

2014-10-28 11:58:20|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李陵多数时间住在校场,与兵士吃住在一起,同士兵一同操练。他带兵军纪严明、赏罚分明又爱兵如子,在军中威望很高,朝中也遍是赞誉之声。


        近来,李陵将练兵中的部分项目搬到将军府来,命人在将军府书房外前的一大片空地上布置了场地,常规的操练还是放在校场。日常操练辛苦枯燥无趣,日子久了兵士们往往变得疲惫懒惰,士气低落。李陵便把竞技游戏加入其中。蹴鞠和马球能够锻炼士兵反应机敏、增强体能和协作能力,既能练习骑马术,提高战斗力,还能培养士兵遵守纪律、讲究规则的习惯。拔河、射箭比赛和比武能够提高技能,激发士兵们的胆气、鼓舞士气。


        李陵选出日常操练的优秀者,令副将韩延年编成小队进行上比赛,既是游戏又是锻炼,获胜者即可得到奖励。此举一出,士兵们欢欣鼓舞、跃跃欲试,操练效率倍增。


       将整片牛皮晒干,中间充满干草和羽毛,用粗线缝合变成椭圆球即为蹴鞠。在既定场地上设定六个球门,参赛队伍两支,每队十二人,将球投入对方球门中多者获胜。比赛没有诸多规则,无论踢、抱、拖、拽都可,跑、跳、走、跃皆行。因此比赛对抗性很强,士兵间有强烈的肢体碰撞,在赛场上摸爬滚打,一不小心就鼻青脸肿,但就是这样一个竞技游戏,却特别受到这些行伍中的热血男儿喜爱。

        将军府内的场地上每天尘土飞扬,喊声震天,引得朝中文武官员都来看热闹。

        第一个闻风而来的是海西侯李广利,汉武帝刘彻宠妃李夫人的哥哥。李夫人出身平民,入宫以前是一名色艺双绝的歌舞伎,大哥李延年是一名技法精湛的乐师,唯独二哥李广利胸无点墨、不学无术,凭借妹妹盛宠平步青云后,更是将长安城的纨绔子弟、地痞混混儿都招至麾下,装模作样地操练,美其名曰“抵御匈奴”,其实不过是物以类聚,干些沾花惹草、斗鸡走狗的事儿。传到汉武帝刘彻耳朵里,刘彻认为这舅哥有报国心,反而颇似嘉许之意。

        李陵上前去向李广利行大礼,李广利道:“何须大礼!”李陵道:“论辈分,海西侯与先父同朝为官;论官爵,海西侯更是受得我这一礼。“李广利眉开眼笑。两人正在寒暄,蹴鞠场上号令声响起,正是一局终了,欢呼声骤起,李广利吓了一跳,回头看是得胜一方的士兵们在欢庆胜利,不禁赞道:“李将军麾下将士真是威猛过人啊!”

        我指挥着几个府中小厮将煮好的酸梅汤分发兵士们,副将韩延年也来帮忙。走过李广利面前的时候,李广利的眼睛一直追着我看,道:“李将军府里的姑娘也是乖巧伶俐得很。”

         李陵微微一笑,“海西侯,请到看台上坐!”将李广利让到看台中央。

         比赛进入决胜局,对战双方势均力敌,士兵们你追我赶,都使出看家本领,赛况险境迭出,精彩纷呈。看台上观众叫好声连成一片。李广利却只是在人群中瞄来瞄去:问一旁的李陵:“李将军,那个小丫头可是贵府上的?可许了人?”李陵脸上的笑容一滞。

         小厮得胜高声叫道:“刘大人到!”

         刘屈氂是中山靖王刘胜的儿子,这中山靖王有一百二十多个儿子,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之最”。李广利与刘屈氂相交甚笃, 忙起身招呼刘屈氂坐到他的身边来。

        霍光和苏武是李陵府上的常客,不需通传直接坐在看台上看起比赛来,只遥遥与李陵相对拱了拱手。

        李陵周旋在文武大臣们中间寒暄问候,有说有笑,忽然看见一位着白袍的文职官员,他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青布旧衣,静静地站在一群衣着光鲜的达官贵族圈外,显得那么寒酸和与众不同。李陵走过去,施以大礼:“太史令!”

        司马迁忙以大礼相回:“李将军,不敢当。”

        李陵默默陪同司马迁坐在看台角落上,两人一文一武,相交不深,谈话也不多。但是彼此间互相尊重和仰慕,心有戚戚焉。



        多年以后,这幅画面仍然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两个人并肩坐在看台远处的角落里,一个一袭青布旧衣,风姿清逸,一个着玄色骑射服,气朗神茂。每次想到这个画面,我都悲从中来,几欲放声大哭。


 

        赛场内欢呼声又起,比赛终了,副将韩延年率领的一队获得最终的胜利。场内场外欢声雷动,韩延年被士兵们高高抛起。

         李陵起身对司马迁道:“失陪!”身姿矫健,三两步跑到赛场上要给获胜的韩延年一队士兵颁奖。

         恰逢这时,一声嘹亮的声音传来:“皇帝驾到——”

        翠盖华宇,层层叠叠,鸣锣开道,两旁羽林军护卫浩浩荡荡,太监宫女簇拥下走来了汉武帝刘彻。刘彻没有戴皇冠,只用黄色玉冠束发,穿着一件明黄色的外袍,刺绣的五爪真龙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若隐若现。面容平静,却威从中来。

        众人一并匍匐在地,山呼万岁。

        刘彻命众人平身,哈哈笑道:“朕来晚了吗?蹴鞠比赛结束了?”

        李陵忙令韩延年组织士兵再赛一场,向刘彻叩头回禀道:“没有结束,陛下来的正是时候,最精彩的才正要开始呢。”

         李陵一袭黑衣在场上左奔右突,气势如猛虎下山,矫若游龙,翩若惊鸿,满场飞转。兵士们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官员们拍手叫好,刘彻拈须面露微笑。

         一场结束,刘彻召见李陵,赞道:“果然将门之后,颇似你的祖父,有我朝飞将军的风采!”


        李陵谢恩,回到看台。从我手中接过一碗酸梅汤,在我手上重握了一下,几口饮尽,将碗塞给我,又冲我眨眨眼,几步跳回赛场。


        手里握着一个空碗,我呆在那里,心脏扑通乱跳,脸颊上不知道何处飞来两片红云。


        刘彻兴致很高,文武官员也都趁机顺着刘彻的心意极尽奉承,称赞李陵机警神勇,带兵有方。刘彻更加高兴,道:“下个月朕去明月山狩猎,少卿也一同去吧。”少卿是李陵的字。李陵磕头谢恩。


        刘彻走后,官员们也都一一作别,渐渐散去。李陵将宾客远远送至大门外,李广利向李陵拱手作别,笑道:“我当是谁家姑娘如此娇美,原来是李将军心上的人,多有得罪!李将军风流才俊,李某佩服!再会!”李陵笑道:“不知者不怪。就此别过,海西侯走好!”


        李广利虽然没有雄才大略,甚至本质上是个市井小人,但他也不傻。李陵抓握我的手的动作已经被他看在眼里,或者说李陵是故意让他看到的。李陵刚刚在赛场上一展雄姿,大得皇帝赞赏,又受到群臣逢迎。他当然不会为了一个小丫头跟他计较,而一个姿容有些许秀丽的小丫头有什么稀奇呢?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刘屈氂也拱手作别,同李广利一起走了。


         司马迁远远向李陵一揖,衣袂飘飞,已然远走。


         霍光、苏武等人和李陵说说笑笑,相约一起去酒楼喝酒。


         回到书房时,李陵已是烂醉如泥。我将他扶上床榻,端来温水为他擦洗。李陵口中念念有词,我细听,是在背诵《离骚》中的词句:“余既兹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度蘅与方芷;冀枝叶之峻茂兮,愿竢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长长一篇《离骚》,他竟然倒背如流。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离骚》吗?我多想统领千军万马,马上驰骋,征战沙场,直捣单于庭,将单于活捉回长安,将匈奴人驱逐出我边界!所当者破,所向者靡!我多想威名远震,得胜回朝,加官进爵受尽封赏,万人仰慕!”他醉语朦胧,又问:“你知道我什么喜欢《离骚》吗?”


       我低声回答:“奴婢知道。”


        他忽地起身,扳住我的肩膀,道:“我知道那对鹦哥儿是你故意放走的!”


        我一惊便要跪下:“奴婢该死!”


        他握住我的双肩,使我动弹不得,笑道:“你最坏了,装得一副诚惶诚恐、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是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出卖了你。你的眼睛——”


        他猛地将我压在身下,先是在我唇上贪婪地舔了一下,然后猛地吻上去,肆无忌惮地攻城略地,好像要我把整个儿吞下去,在我喘不上气要挣扎的时候,他整个人轰然倒在我的身上,已经睡着了。


        我费了很大力气从他健硕的身体下爬出来,揉着发麻的肩膀,一边在镜子中仔细端详自己,我的眼睛........他看出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