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穿越小说《青丝一缕》:第一章 服丧  

2014-10-20 11:31:58|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浑身缟素,跪在灵前。

        有客到,我哭泣,跪拜还礼,木然得如同流水线作业。

        娘亲是丞相府的厨娘,因煲的一手好汤受到主母赏识。丞相的独生女儿出嫁,一心疼爱女儿的丞相夫人指定娘亲陪嫁到了将军府,随着披红挂彩庞大的迎亲队伍,随着绵延数里运送嫁妆的大队家仆,我和娘亲如同一件行李被安置在了李将军府厨房。

        好在主母怜惜,顾念娘亲多年尽心伺候,没有将我和娘亲分开,允许我和娘亲一起到了将军府。又或许十岁的我豆芽菜般又黄又瘦,在主子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吧。在那个尊卑分明毫无人权可言的时代,在那些权贵眼里,一个丫头又算什么呢。

        娘亲不过三十多岁,却如老妪般干瘪憔悴,面色黑黄,来到将军府后身体差了,时常病倒。我便在她指导下调弄食材和药材补品,煲出汤来给主人调补身体。

        娘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我也不爱说话。

        深宅大院是是非之地,家丁、小厮、丫鬟、仆妇林林总总百余人,时常三五个聚在一起吃酒、赌钱,也有为了争一个小主管的位子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的,娘亲从不参与,眼里总是一份淡然,对任何人都是谦卑又唯唯诺诺。

        有一次,我偷听到小厮和丫鬟们在回廊上小声谈论,谈论将军在战场上如何神勇,带领八百精骑深入敌军腹地,匈奴闻风丧胆,急遁两千里,十七岁一战成名,班师回朝后风光无限受尽封赏。丫鬟们则挤眉弄眼地压低声音说将军与夫人如何不睦,夫人小性儿发作,惹得将军大怒,住到书房去了。

        “青缕!”娘亲叫我。

         我一进屋娘亲就令我跪下,一言不发,只用竹篾狠狠地抽打我,不许我多事。

         挨了那顿之后,我再也不敢了。


         过了几年,娘亲病重,我便接下了煲汤的活计。
        娘亲的离去在我意料之中。接连四天水米不进昏昏沉沉人事不知后的一晚,娘亲精神忽地好转。两眼一瞬不瞬地望着我,半晌后,从床边角落里拿出一卷黑黄色的竹简,告诉我这是我们传家的煲汤食谱,不传之秘,嘱咐我万万不可落入他人之手。她抓住我的胳膊,又重复一遍:“便是任何人都不能拿给他看!”她的手指深深地嵌进我的肉里,我的嘶嚎声渐大:“疼!娘亲,疼!”

       少顷,娘亲力道一松,双手软软地搭在我的胳膊上,我浑身颤抖着探一下她的鼻息,更大声地嘶嚎起来。

       管家安排完了娘亲的后事,安慰我几句,又将主管厨房的方婶叫过来:“青缕刚刚丧母,年纪又小,夫人每日一早要喝的燕窝银耳羹和每晚的红枣当归乌鸡汤却是不可断的,你要仔细看着,不能出一点差错!”

       “是。”方婶答道。

       “方婶,”我低声插话,眼眶里还漾着泪光,“娘亲病重的这几年悉心调教过,夫人的汤都是我煲的,味道火候分毫不差。娘亲生前一再叮嘱,我们为奴为婢的,便是天塌地陷了,伺候主子也是本份。”

       方婶陪着笑,陈管家赞许地一点头。


        娘亲走了。

        厨房旁边的一间屋子原本是娘亲和我的栖身之所,如今只剩我孤零零一个人。娘亲走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与我依偎,给我温暖的人再也不见了。我知道,多少眼泪和呼唤也换不回她了。多少次哭泣,多少次梦中扑在她怀里,醒来却只面对冰冷的四壁......


       一早我便起身,披着外衣去查看昨晚发泡的燕窝和银耳。娘亲说,银耳发泡需用凉水,时候不能长也不能短,长了便少了劲道,满口黏软,短了没有糯劲,也不可口。发泡时间不长不短,炖出来才软糯起胶。不同品相的银耳所需发泡时间不同,燕窝的发泡讲究更多,一夜需要起床数次查看。

       天亮了,朝霞散尽,朝阳的光芒从屋宇连绵的尽头射过来。

       我看看天色,将精巧的炖盅从炖盘上提起来,放入大盅。这陶瓷烧制的大盅分为两层,夹层里面灌了温水,一则炖品经由水蒸气闷一下更加软糯可口,二则也是为了保温。

        夫人起床后先吃一碗燕窝银耳羹,之后再由丫头们伺候起床,这是在丞相府时老习惯了。我将炖好的补品摆在灶台上。不一会儿,夫人的大丫头春鹃款款走来,提起炖盅转头就走。我在旁边恭敬地道:“春鹃姐姐早!”春鹃并不看我,只在鼻子里“哼”了一声,算作回答。我目送她离去,打了个呵欠,有些疲惫地向房间走去。

        方婶等在我的房间里,一见我就快步走过来,一把把我揽在怀里,口中说:“可怜的孩子,早早儿没了亲娘。”我霎时间泪湿了双眼,方婶也扑簌簌地陪我掉眼泪。哭了一会儿,方婶拉我坐在床上,开口道:“你一个小小年纪的女儿家,要早替自己打算。方婶不会亏待你,给你物色一个好婆家,咱们女人图个什么,不就是这辈子有个好着落。”       

        我茫然地盯着她。

        “你跟你娘亲从丞相府过来,是夫人那边的人,可是夫人犹自是个孩子,还耍着小孩儿性子。我好歹也算是看着你长到这么大,你就当我是半个亲娘,这女大当嫁的,我做主给你找个好人家,回头跟夫人禀报一声,夫人也会成全这好事。”       

        我有些害羞,低了头。任由方婶一手揽着肩,一手拉着手。

        方婶继续说:“你要相信方婶,你方婶我最是心软的人,就不忍心见你这无依无靠的孤女。我给你找的这户,可是百里挑一的殷实人家。不说仆妇成群,那也是有人端茶送水伺候着,你过去了也不用再起早贪黑干这等活计;不说家财万贯,那也是不愁吃喝,你过去了绫罗绸缎尽你挑;那家的公子也是一等的好人才,一十八岁,已经中了秀才......”方婶又吹嘘了一阵,话锋一转,“你若是愿意,人家过两天就来下聘。但是你也需给出点儿值钱的东西表表你的心意,不枉人家相中了你。”

        “我......没钱。”我嗫嚅着。

        “不用钱。你娘不是有卷煲汤的食谱?你拿给他,他就知道你愿意做他家的人。”

        “汤谱?那......”我想到娘去世前给我的那卷黑黄色的竹简,忽地心念一动,“我娘没给我什么汤谱!”

        “厨房劈柴的保叔见了,你娘但有些奇特的好汤给主子,就会拿出一卷竹简。你爷爷也是给人煲了一辈子汤,怎么会没有?!”

         方婶焦躁起来,骂道:“小蹄子,这样不听话,没人管你的事。若是人家不要你,再相中了别人,我不再管你!”

       任凭她说什么,我只是一口咬定从没见过。

       方婶忽地起身,把我按在炕上,从上到下在我全身摸了一个遍,她胖而有力的手臂箍的我喘不上气来,丝毫动弹不得。她放开我,把床上的枕头被褥也翻看了,转身嚷着出门去:“气死我了,我不管你了!不识抬举的贱奴才!”

        我浑身哆嗦了很久,待她走远了,才从灶台的角落里拿出那卷书简。

        爷爷本是一个粗通医理的小小厨子,只因聪颖好学又肯用心,渐渐摸索出食物相生相克之道,把食材和医理融汇贯通,煲出的汤味道绝美又补身益气,在京城小有名气,已成为不传之密。我小小年纪不谙世事,差点被人哄骗了去。思来想去,我连夜将内容誊抄在亵衣上,然后穿上亵衣,又将亵衣密密麻麻地缝在身上。

        最后看了浸染娘亲和爷爷心血的书简一眼,我依依不舍地将它填进了灶膛。

        那炉火红彤彤烧得旺......



        有几次,我看到厨房窗口处黑影一闪,心里知道有人暗处探视着我。我便多加了小心,将厨房门反闩,到角落背人处才将食材依次放入炖盅。

        也有几次,我回到房间发现屋里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他们自然一无所获。时间长了,这件事情也淡了。



        一日晚饭后,我正洗刷了汤煲用具准备休息。夫人房里的春鹃姐姐过来说,夫人想要煲一份乳鸽炖党参,她喜滋滋地说:“不对,是两份哦,将军也在夫人房里。”

        我面无表情地答“是”,恭顺地开始劳作。

        炉火上的炖盅“噗噗”地冒着热气,我将炖盅取下,放入特制的保温大盅,等春鹃过来取炖品。直到我洗刷整理完所有煲具,还是不见春鹃的影子。眼看着炖品就要凉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去那边看看,怕是春鹃有其他事忘记了,可是夫人性子我们都是知道的,不久前春鹃还被甩了一个耳刮子,我也被连累受了处罚。

        我提起炖盅,迈步出了厨房。心想,我只消走到院子外面隔着院门,让其他丫鬟喊一下,春鹃姐姐就会过来将炖盅拿进去。


        (下集预告:我不知道,我这一次的迈步,命运的大手又会无情地将我推向何方。。。)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