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小说《青丝一缕》:第二十一章 逃(1)   

2014-12-25 13:17:59|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美的大帐内坐着一个美艳的妇人,她穿着波斯服饰,带着面纱,只露出两只蓝色瞳仁的眼睛。

        美妇缓缓开口了:“你说二王子最近怎么?

       下属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美妇眉头轻轻一蹙:“有这样的事?”  深陷的眼窝里蓝色的眼眸艳光荡漾,美艳不可方物。

       下属继续俯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美妇眼神遽然变冷:“哪个李陵?谁敢跟我儿子抢女人?——杀了他。”


         “阿姐,你听说了吗?二王子在追求羌渠部落王的妹妹!”莫娅道,一面紧盯着我,看我的反应。

         “哦。”我抄药方的手顿也没有顿一下。最近莫娅总是给我带来类似这样的消息,我记得昨天她说的是“二王子在追求右骨都侯的女儿”。左大将才不会跟任何部落王联姻,让自己和婚姻与政治野心家们捆绑在一起。再说,羌渠部落王的妹妹已经有四十岁了吧?左大将的口味还真是变重了。

        也难怪莫娅疑惑。这段日子我与左大将不再见面,李陵那里也不怎么去了。小小的农家小院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采药、抄药方、看书、给人看病成了我的日常生活的全部。李陵那里有阿妮阿娜还有一众仆人,我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在最初庞重的悲愤感过去后,时间会使情绪渐渐变淡,多余的安慰只会给伤痛者带来负担。

         我放下笔,迎上莫娅渴望的眼神:“若是没什么事,来帮我抄下药方。”

         莫娅闻言迅速消失在门外。

        莫娅在我的指导下采药、晒药、舂药很快成了一把好手,可唯独不爱看书写字,在我的胁迫下,简直到了见了笔墨纸张如见妖魔的地步。

         我轻笑着摇头。忽然动作一滞,眼神僵住。左大将斜立在门口。匈奴人的衣服不同于汉服宽袍大袖的繁芜,为了便于骑射衣裤都精短干练。左大将靠在门框上侧对着我,一膝微曲,低头看着靴子。光影勾勒出他挺直的鼻梁和瘦削的下巴,整个面部线条如刀刻般深邃刚毅。

        一时间,我有些失神。

        他低头,面上带着惯常的微笑道:“我母亲——大阏氏要杀李陵。”

        “请你求求大阏氏——”

        “我父王要将他藏到北方去。今晚启程。”说完,他转身离去,竟没有给我一瞥。

        匈奴风俗人情与大汉大不相同。匈奴女人不像大汉一样是家庭的附属品,而是和男人一样生产劳动,是生产资料的占有者,也有权利继承家庭遗产。匈奴女人在死了丈夫后通常会再嫁,但为了防止财产流失,再嫁的对象限于本氏族内,一般是死者的兄弟。左大将的母亲作为匈奴阏氏,也有拥自己的财产和护卫队。她要杀李陵,且鞮侯单于的对策是偷偷将李陵藏起来。

 
        我决定跟李陵一起动身北上。且鞮侯单于派了十名侍卫乔装成商旅护送李陵,我也随马队一起迎着凌冽的寒风向北行进。

        莫娅跟我的身侧,莫娅思索良久决定跟我一起走。我猜测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躲开夜夜在我们窗下唱歌的那个叫摩提的小伙子。莫娅长大了,泼辣率性如风奔驰在草原上,追求她的小伙子有好几个,她却一个也看不上。

        “莫娅,你喜欢什么样的呢?”有时候我会问她。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的那个,一定是最特别的!”莫娅回答。

        白虎已经成年,回到山里去了,它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园。

        翩翩数骑踏着夜色来到我们面前。白旦青勒住缰绳,指指身后的一队人马:“这一些匈奴朋友,跟你们顺路也去漠北。一路上好互相照应。”

        白旦青身后的全是青年男子,腰挎弯刀,背着弓箭,人和马都威风凛凛。我认出其中一个是那日给左大将传递消息的侍从,仍然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木头脸。当然不是“顺路”,也不是“互相照应。

         我牵了牵嘴角,想要笑一下:”请白先生替我谢谢他。“

        白旦青道:”好。保重!“

        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有说破,告别离去。
        
        李陵出身行伍一眼就看出白旦青带来的都是训练有素的骑兵,深思的眼神在白旦青和我的脸上扫视一圈,没有做声。

        我们刚出单于庭边界就遇到了伏击。这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乌云盖住了本就微弱的月光。来者是一队黑衣人,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靠近,几乎是到了眼前我们才发觉,他们手持明晃晃的弯刀,攻势凌厉。

        且鞮侯单于和左大将派来的骑兵迅速进入战斗状态。

        到处是马蹄声、马匹的沉重喘息声、兵器相接的声音、喊杀声、中刀人的惨叫。我驱马向李陵的方向靠近,却总有人挡着我。”李陵!“我颤声大叫,立刻被一个声音喝止:”闭嘴!“几乎是同时,耳边响起了“锵锵”的兵刃相碰的声音,“噗——"刀刃入肉的声音,却没有惨叫声。我立刻闭上嘴。
        
        这一夜在混乱惊惧中度过。

        天渐渐亮了,我才在模糊的晨光中看到,我和莫娅前后左右各有一名骑兵守护。前方正是木头脸,他左膀上一块血迹。昨夜我那声大叫,引来了黑衣人袭击。木头脸替我挡下了一刀。李陵在我前方不远的地方,正在与一名黑衣人厮杀。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有黑衣人,也有我们的人。

        李陵剑风呼啸,将黑衣人逼得只有招架之,没有还手之

        一声唿哨传来,李陵面前的黑衣人虚晃一招后撤。其他黑衣人也纷纷后退,迅速消失在视线远处。

        我上前对木头脸歉然道:”对不起!我不该......“他毫无反应。走到一边让另一名骑兵帮他包扎伤口。

        李陵眉头紧蹙,这些人行动迅速,趁夜色迅猛出击,稳、准、狠,撤退的时候有条不紊,明显是杀手中的高手。

        为了不再受到突袭,李陵命令大家分组分散前进。相互间距离不甚远,一旦一组遭袭其他组可以及时救援。在视野辽阔的草原上行进,这不失为一个好的防守方法。

        第二天快要天黑的时候,天下起了雪。开始是小冰粒颗颗急速落下,后来很快变成了鹅毛大雪。
        
        为了对付漠北极寒的天气,我们都穿着厚厚的皮毛衣服,带着皮毛帽子,将脸也遮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本来视线就很差,漫天飞扬的大雪中,竟然连每前进一步都变得艰难了。

        李陵下令扎营休息。

        就在大家纷纷下马,准备扎营的时候,黑衣人再次袭来。他们趁着夜色,在大风雪掩护下又一次猎豹一样迅捷地袭击了我们,杀了三名骑兵后,迅速撤退了。

        夜半时分,我们又遭受了一次袭击。这次我们损失了两名骑兵。

        第二天李陵清点人数。二十人的骑兵队伍,死了七人,四人受伤,五人失踪。李陵给了受伤的其中三人足够的食物和马匹,命他们回单于庭去了。失踪的五人据其他人禀告说是追黑衣人去了。黑衣人在暗,我们在明,已经三次遭到突袭。他们有多少人,分为几组,下次的偷袭又是什么时候,我们一无所知。追踪黑衣人或许可以变被动为主动,改变不利局面,可不经过上级批准贸然举动就是大错了。李陵阴沉着脸,怒气难抑。

        木头脸虽然负伤,但执意留了下来。李陵的脸色很难看。

         前方是高大巍峨的唐努乌拉山脉,李陵决定改变路线翻过这座大山到达坚昆。

         雪正下得紧。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坠落在黑压压的群山,放佛落进黑洞洞的大口。我心里布满了不祥的预感。可是,为了避免在平原上黑衣人将我们一次又一次在疲于应对的偷袭中一个一个地杀掉,似乎只有进入大山才是躲避开他们追踪视线的唯一途径。

         我们将马匹弃在山下,带上足够的粮食和水,徒步进入寒冬时节了无生机的唐努乌拉山。

         白毛雪在大风的挟裹下劈头盖脸地砸来,让人睁不开眼,踏着齐膝深的积雪,我心里懊悔当初答应莫娅一起来,回头看向她。视线里一片模糊,重重人影晃来晃去,只有她的喘息声让我稍微心安。

         我脚下踩到什么圆的东西,咕噜一滚,我摔在了地上,伸手撑地想要站起来时,摸到那东西居然还有余温。

         “啊——”山谷里回荡着我的惨叫声,积雪扑簌簌地从树枝上落下来。

        搜寻了一阵子,确定周围有五具尸体,正是昨晚擅自追踪黑衣人的五名骑兵,我刚才踩到的就是其中一个人——不,是其中一人身体的一段。这些尸体零散散落在我们周围,有半块连带脖颈的头颅,一截腿,或者一整块胸膛。大雪还没有将它们完全盖住,鲜血早已冻住,在白雪掩映下瘆人地鲜明。

        李陵一声令下,士兵们迅速围成一个圈,将我和莫娅围在中间。

        尸体还有余温,证明这里刚刚有过一场惨烈的厮杀。黑衣人刚刚离去,或者正藏在什么地方注视着我们,伺机偷袭,意图将我们也变成尸块。
      
        “阿姐,不要怕。”莫娅伸手拉了拉我。我回握了她一下。
        
         雪小些了。周围一片死寂。雪花在树木残枝间飘来飘去。

         “喀”。一个轻微的声响令每人身躯陡然一震,紧接着“噗——”从我们头顶的树上落下来半具尸体,半块脖颈上顶着半个被削掉的脑壳,脸上仅剩一只鲜血淋漓的眼睛绝望地瞪视着。

        莫娅惊叫一声紧紧抱住我,我强忍着才没有出声。李陵和五名骑兵纵然是出入沙场的老将,也禁不住心惊肉跳。

        一名士兵颤抖着声音道:“......是漠北......血寸丁......”

        漠北血寸丁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杀手集团,他们会将要杀死的人斩成一段一段的“血轱辘”,暴尸荒野。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震慑对手还是仅仅出于他们残忍的本性,更没有人知道这个神秘的杀手集团受控于谁,甚至没有人见过他们的本来面目,人们只是记住了他们令人发指的屠戮方式和从他们名字里散发出的血腥气。

这一章的逃,有多个意思,一个是青缕从左大将身边逃开,莫娅逃避她不喜欢的草原小伙儿,李陵为了躲避大阏氏的追杀,逃到漠北。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