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穿越小说《青丝一缕》:第九章 入宫(4)   

2014-11-10 12:48:06|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彻命人画了李夫人的巨大画像贴在建章宫,常常对着她落泪。昭阳殿里的陈设也未动分毫。雪夜的第二天,我从御厨房被调到建章宫刘彻的寝殿当差。


    金日磾见到我露出不可捉摸的微笑,白旻对我加倍的客气,太监宫女们也是恭恭敬敬。太监宫女们私下议论说我很快将要成为第二个李夫人。


    “哎,天下至道谈,他们都在说——你真的愿意嫁给那个皇帝老头子呀?”左大将坐在一棵矮树上,大长腿在我面前晃呀晃。夕阳在他身后默默地绚烂着。


    我抬头看见他,款款福下去:“左大将!”


       “起来!真的愿意吗?”他漫不经心地笑着。


    我静静地看着他晃来晃去的脚。


   “你们大汉的女子可跟我们匈奴不一样,我们匈奴的女子丈夫死了还可以再嫁,哥哥死了可以名正言顺地再嫁弟弟。可是,若是你们皇帝死了,你下半辈子就等于死人一个了。”他从树上跳下来,看着我:“不如跟我回西域吧,我会对你好的!”


    我低着头,看着这个抓过南粤进贡的猕猴,揪过孔雀尾巴拔过大象牙在上林苑“无恶不作”的匈奴国二王子的靴子尖儿:“左大将跟奴婢逗笑呢吧,我一个宫女怎么可以随意从皇宫出去?”


    “你只要答应,我就有办法!只要你答应!”


     我躲开他灼灼的目光,“奴婢告退。”

 


    刘彻的上林苑占地广阔,光是建章宫就宫阙重重、千门万户,走进刘彻的寝殿,天色已经黑了。一进门就看到金日磾春风化雨般的微笑,我冲他点点头。拿起案上的茶壶,金日磾走过来,道:“让我来,不敢劳动姑娘。”说着把茶壶接了过去。我整理起书简,金日磾又伸手过来:“让我来!姑娘去歇一歇。”


     刘彻特意命白旻把我从御厨房调到建章宫,却不给我安排具体的活儿,难怪金日磾、白旻他们要多想。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让那个荒唐的匈奴二王子把我从皇宫里偷出去吗?在那些显贵的主子眼里,我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喜欢就把玩,不喜欢就丢在脑后,大汉的主子、匈奴的主子不都是一样的吗?刘彻要我是因为我相貌三分像李妍,刘据要我是因为要试探刘彻的心意,匈奴左大将要我是因为……好玩?我呢?我只能静静地等待着生命的急流和漩涡而已,我心底悲凉,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


        白旻引领着两个人,来到刘彻的寝殿前。其中一个我认识,他是海西侯李广利,另外一个方士打扮的我在宫里没有见过。


       李广利,他不是兵败留驻在敦煌吗?刘彻下令不许他入关,否则杀无赦。他怎么出现在宫里呢?怎么跟一个方士在一起?我旋即想到李夫人的薨逝,李广利秘密回来奔丧也是可能的,可是那个方士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白旻来到我身边,轻声道:“青缕姑娘,皇上请你进去。”


       我走进寝殿,发现宽阔的殿堂里被挂上了一层层白纱。刘彻坐在殿中,神情忧伤。哀伤的乐曲缓缓响起,白纱无风自动,飘飘欲飞。案上九只红烛摆成圆形,烛光在风中摇来摇去。重重白纱后面,和着乐曲响起了一阵歌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刘彻循着声音望去:“妍儿!”

       这支乐曲,这首歌是刘彻初见李妍时李妍所唱。正是那次在平阳公主府,李妍边唱边舞,绝代风华使刘彻一见倾心,从此之后后宫佳丽在刘彻眼里全无颜色。


        层层白纱后面,出现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正是李妍的声音:陛下,我阳寿早尽,你我早已天人两隔,既已是阴阳两界,你又何苦召唤我来?


    刘彻颤声:“妍儿,朕——想你啊。朕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李妍哭泣道:“妍儿福浅命薄,只能在陛下身边伺候几年而已,可是陛下,这是命中注定......”


    刘彻道:“朕平时总是忙于国事,没能经常陪伴你,你怨朕吗?”


   “皇上替天庭掌管人世苍生,陛下待妍儿的深情厚意,妍儿尚且无以为报,怎能再怨陛下呢?”


   “妍儿......”刘彻站起来,走入重重白幔中,“你在哪里?你出来见朕一面!”


    那人影随白纱晃动而不停摇曳,烛光也抖个不停。


    “陛下,我肉身已葬入泥土之中,现在的我不过是三魂七魄中的一缕,借少翁先生的法力再见陛下一次,陛下无须再寻找,找也是找不到的。”


    刘彻不言,只是在重重白纱中疾急穿行。


    一阵风吹来,蜡烛的光抖了几下,悄无声息地灭了。


    刘彻大叫:“妍儿,你不要走!”


    乐曲声骤停。


    刘彻拽住方士的衣领:“少翁先生,快!快给朕将妍儿找出来——”


    乐曲又缓缓奏起。蜡烛却没有再次燃起。


    宫殿中只有窗外微弱的月光照进来。凄冷的月光照在殿内的陈设上,黑黑白白一片斑驳。


    只听见李妍幽幽长长的一声叹息。这叹息悠长,飘渺,仿若不在人间。


    刘彻颓然坐在地上,双泪长流:“早知道你我缘分这么浅,朕便多些日子陪你,陪你四处游玩,玩尽山山水水,陪你尝遍天下美食,让你看遍大汉江山坐拥在怀......就算是烽火戏诸侯那又如何!”


    “臣妾不过是一个平民女子,承蒙陛下不弃,毕生感激不尽。陛下的心意,臣妾三生不敢忘怀。”


    刘彻沉默良久,缓缓地,沉重地,“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们只是一对平民夫妻呢?白天你织布做饭喂鸡,我下田干活儿,农闲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集市上卖鸡蛋换几个钱,换了钱之后我们就在集市上逛逛,吃完馄饨,给你买块花布做衣裳......”


    李妍的声音哭里带着笑:“夫君......”


    刘彻也是喜泪交加:“娘子......”


    我早已哭成一团,怕惊扰了方士作法,打扰了刘彻李妍相会,又不敢出声,簌簌抖得好像风中的树叶。


    李妍出身平民,从小眼里看的都是平凡夫妻的平凡日子,看到百姓伉俪恩爱笑闹,床头吵床尾和,恐怕相扶相携平淡度日的平民生活才是她真正向往的。命运弄人,她进了皇宫成了万人争相逢迎的皇帝宠妃,虽然万般荣宠带着荣华富贵滚滚不期而至,可是在她心底失落感却有随岁月日增,日夜都在期待有一份贫贱夫妻的真挚感情。


    “夫君,娘子我要走了。初次见面的歌舞夫君还记得吗还喜欢吗?我再跳一次,唱一次给夫君,好吗?”


    刘彻说不出话来,哽咽着点头。


    红烛忽然燃起,火苗“腾”地蹿起。


    李妍的身影在重重白纱中翩然起舞,美妙的凄婉歌声响起:“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歌声渐渐小了,李妍的身影也渐渐淡了,蜡烛的光渐渐弱下去。最终,只剩下凄白孤独的月光洒在刘彻身上。


       方士大汗淋漓,脸色虚白仿若大病一场,瘫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彻慢慢地无力地从地上站起来,身形颤颤巍巍憔悴又苍老。


        李广利带着方士悄悄地退了出去。


        白旻走到刘彻身后,搀住了他。


        刘彻在白旻的搀扶下坐在案前,慢慢吟道:“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刘彻的声音干涩毫无生气,仿佛要瘁然倒地:“将太子身边侍候的宫女增加到二百人,送宫女青缕出宫。”



        我背着那个空若无物的小包裹,站在宫门外。白旻站在我身后,”老奴就送到这里了,青缕姑娘保重!“


        我向白旻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白旻看着我:青缕姑娘,有什么去处吗?


        我?有什么去处吗?我望着远处的天空。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天地四周漆黑一团,看不到去路,也看不到来路。


    白旻叹了口气,“老奴要回去照看皇上了,姑娘你自行珍重。”


    我呆立在这个位于角落不显眼的宫门前,心中思潮翻滚。


    刘彻最终决定放我出宫了,他放弃了将我留在身边代替李妍的想法,也拒绝了刘据对他的试探,只给刘据增加了宫女的数量。

 

    虽然没有去处,但是我却并不哀伤。我获得了自由了。我终于走出了这一个个不可抗拒的四角天空!也走出了被人控制被人送来送去的命运!


    振奋过后,我开始考虑,将军府我是不肯再回去了,李陵尚在边疆恐怕也没有办法知道我的情况。我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养活自己呢?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太阳光挣扎着挤破了地平线,露出一抹金色的朝晖。


    我沿着官道,向长安城中心方向走去。


    身后响起了“得得”的马蹄声,我专心在思考如何养活自己,如何开个小饭馆,沿着道路慢慢前行,不去管他。


    长安城从黑夜中醒来了,农人们披着晨辉挑着担子去往城里卖菜、卖柴,街边的小店一个个陆续打开了门准备做生意,路边小摊上三三两两的吆喝声也响起来了......


    可是马蹄声一直在我身后慢慢跟随,我不得不停下,仰头回望过去。

       

        这个人,我是认识的。可是他为什么怒气冲冲,凶恶得好像要吃人?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