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小说《青丝一缕》:第十五章 此狼即彼狼   

2014-11-28 11:03:32|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九月是草原上牛羊马匹最肥壮的时候,匈奴各部落在龙城举行集会,祭祀祖先、天、地和鬼神是匈奴族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匈奴单于派人为各家各户清查统计人口,清点牲畜的数量并课以赋税。姑娘和小伙儿在马背上互相追逐,在篝火前唱歌跳舞相互挑逗,或钻进茂密的树丛中互诉衷情。

        过了九月节,匈奴人进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候。他们马不停蹄地为人畜储备食物和燃料,为度过漫长严酷的寒冬做准备。

        这不是我在草原上度过的第一个冬天了,我不禁感叹老天为什么对待他们如此严苛。草原的自然条件极其恶劣,冬天的一场大雪就可以让他们多年的辛苦毁于一旦 ,在饥饿和寒冷中丢掉一家老小的性命。他们必须一刻不停地劳作,抓紧一切时间增加与大自然搏斗中获胜的几率,而草原上的秋天又是总是那么短暂。
 
        
        我走进千户大人的帐篷。千户大人拥有广阔而肥沃的良田、大片丰美的牧场和连成片的大小帐篷,有无数人为他们耕种和放牧,他和夫人也有成群的丫鬟仆人伺候着。无论汉人还是匈奴人,总有一小部分人能够无偿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心安理得地接受贫穷人的供奉。

        千户夫人将手放在玉枕上,由我给她细细把脉。
 
        我抬起头正遇上千户夫人玩味的眼神,她连忙笑道:“青缕姑娘的医术真是高明,我们这里的女巫医说我冲撞了月神,又是烧符纸又是念咒语,可是就是不见效。青缕姑娘给开了几副草药喝了很快就好了!”一边拉起我的手拍拍摸摸,笑得和颜悦色:“青缕姑娘真是有福之人!”
 
         我收拾起药箱,低头走出帐篷。
 
        身后有人在窃窃私语:“看到没?她就是青缕,二王子的女人!”“啧啧,原来是个汉人,长得倒是眉清目秀,二王子居然会喜欢个汉人。”“你看到没,她手上的镯子就是二王子给她的......那个狼头的标志除了二王子谁还敢用?嘘——小声点!小心被听到!”
 
         我目不斜视地前行。象牙手镯不时摩擦着我的手腕,我忽然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九月会的时候,左大将要跟着且鞮侯单于及各联盟部落的王族参加祭祀仪式,忙碌了一阵子。九月会结束后,便天天跟我泡在狼居胥山上,向我学习辨别药材,采摘草叶,挖掘根茎,自告奋勇爬上悬崖,不辞辛苦地背着药篓,像个可爱又任劳任怨的小学徒。为寒冬储备的药材也很快满满当当地堆了满屋。

        草原上漫长冬季来了。

        草原上冬天来得早,还不到十月就飘起了雪花。牧民早已打点好过冬的牧草,将牛羊牲畜转移到冬季牧场。远处有牧民一家正在清扫帐篷顶上的积雪,如果清理不及时,晚上雪下得大了很可能会压塌帐篷。落雪被吹得在冻成地皮甲的大地上滑动,因为气温极低,很快就被冻在地面上,形成天然的美丽图案。风不算大,但刮在脸上就好像锋利的刀锋划过。

        我一步一滑地走在镇上,茶肆里说书先生白旦青的妻子病了,我给她看完病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仍然在回想这对夫妻的样子。这对汉人夫妻住在镇上已经多年了,白先生靠在茶肆里说书的微薄收入养家。他的妻子娇小柔弱,脸上常年带着病态的虚白。但是他们两夫妻容颜声貌温婉和气,举手投足彬彬有礼,总带有一股不同寻常的华贵之气。

        天气真冷,我走到小镇上唯一一家茶肆里歇脚。我所居住的地方靠近龙城,是一个汉匈等多族百姓混居的小镇,茶肆饭馆里总有一些人聚集讨论时政、评古论今,常常为一个小小的分歧吵得面红耳赤。

       我捧着一杯热茶,有意无意地听着人们闲谈。今天的谈论好像格外热烈些。

       我在纷纷扬扬的争论终于听明白事情经过:汉朝使臣苏武的副使张胜立功心切参与了匈奴族内乱,妄图刺杀且鞮侯单于。事情败露后归降了匈奴,苏武对这件事毫不知情,却受到连累。苏武拒不投降后被杀。茶肆里又有人跳出来说苏武没有死,天神被苏武的不屈气节打动用法术施救,一时间又是吵得不可开交。谈论中,不管是匈奴人还是汉人都对苏武万分钦佩。

        张胜人我是见过的,李陵说张狂不逊、好大喜功。他先参与谋划刺杀单于,之后又毫无气节地投降,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毫不意外。只是,汉匈两国的休战期结束了,再次和谈的可能性也没有了,百姓又将陷入战争的悲苦之中。

     我按捺住心中强烈悲伤。在将军府苏武常常和李陵、霍光把酒言欢,希望为国家建功立业,我见证了他们赤诚的报国心。现在,苏武虽死在异国不辱国命,希望他死得其所。


 
        狼很久没回来了。我们的家庭里有一个汉人的阿姐,一个豪爽的匈奴族姑娘,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匈奴大汉,还有一只将要成年的白虎。这个组合虽然怎么说都有些怪异,但家庭成员间却产生了真切的关怀和牵挂。以往狼也会不时失踪一阵子,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久过。

        狼知道我怕冷。 往年冬日,他总是默默无声地准备很多木柴。那些木柴在院子里堆得高高的,屋里炉火总是红彤彤的。今年,左大将也派士兵送来了很多木柴,高高地堆在老地方,可是狼还是没有回来。

        我手中握着毛笔,案上放着书卷,心中又想到了苏武的事,闷闷的不能释怀。

        “阿姐,我听说汉使苏武被杀而不死,有天神附体,是真的吗?你在大汉的时候见过他吗?”莫娅凑过来问。

        “我在宫里的时候,苏武是汉武帝的御前侍卫,见过他。”

        “那他有没有别与常人的地方?刀枪不入或者会死而复生?”莫娅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我摇摇头。

        莫娅有些失望:“我相信天上自有神明,只有那些刚正不曲、心怀正义的人才会受到天神的庇佑。阿姐,你相信吗?”

        毛笔一颤,在竹简上留下小小一个墨点,“我相信!”

 
        午饭时,我和莫娅坐在桌前,面对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奇怪铜锅和一桌子的盘盘碗碗。白虎趴在地上正在畅快地享用一整只牛腿。

        “这是火锅,来试试我们汉人的吃法!”我对莫娅说。

        莫娅的表情有些担忧:“狼很久没有回来了,只在九月节前见过一次。阿姐,他会不会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不语,眼神黯淡了下去。

        莫娅连忙道:“不会的,不会的!那只恶狼不去找别人麻烦就谢天谢地了,谁敢去惹他?——阿姐,你说这个怎么个吃法?”

         白虎警觉地竖起头,狼旋风一样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

         莫娅清脆地笑:“狼!你还知道回来!”

         白虎跳起来扑了过去,狼轻巧地闪过。狼一边躲闪随之而来的虎爪、虎尾,一路冲到饭桌前,看到桌上的奇怪锅子和碗碟愣了愣。

         白虎恰在这时扑到狼身侧,在他耳朵和脖颈那里大力舔了一下。太久没有见过狼,很久前就不再亲近人类的白虎居然久违地跟狼亲热了一下。

         咦?我似乎看到狼的脖颈里出现一小片白色......狼用手捂住,小片白色转眼间消失了。

         “吃饭了!试试我们汉人常吃的火锅!这个要沾着吃的。”我笑吟吟地招呼。“一家人”齐聚,使我心情瞬间变好。
  
        莫娅和狼站了起来,看着我。
 
        “为什么站着?坐!”
 
         两人犹疑着坐下。
     
        “沾着吃。”我端起调料碟,又道。
 
        那俏丽的匈奴姑娘和面相凶恶的匈奴又站了起来,白虎也前爪悬空,立了起来。

        莫娅莫名其妙道:“到底要站着吃还是坐着吃?”
 
        我“噗”地笑出来,笑得前仰后合。
 
           
        这顿饭大家吃得心满意足。

        莫娅摸摸肚子道:“阿姐你真厉害!天下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狼惬意地眯着眼。白虎也吃了个肚子溜圆。

        匈奴族的主食是肉类和奶类,做法都是粗犷的炖或烤, 在饮食上实在缺乏文化,而大汉在饮食方面无疑是色香味俱全。那一刻,我真的希望可以一辈子这样将大汉丰富的美食一种一种做给他们吃。
 
        过了一会儿,狼开始不自在起来。先是双手在身上抓抓挠挠,然后站起来在门框上不停地蹭,最后他巡视的目光落在我脸上,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走进房间,将门“咣”  地一声狠狠踢上。
            
         我在他房门前站等着。

         哗啦呼啦的水声,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音。

         门开了,左大将黑着脸站在门口:“你给本王吃了什么东西?”
 
         此狼进去,彼狼出来,原来此狼即彼狼。

        我忍住笑:“一些可以使人身体发痒的药粉,放在调料里了。”要不是放在味道浓重、口味混杂的调料里,怎么可能躲过狼的鼻子?

         “哼!”脸黑得吓人。

         “那个......只要用水一冲就会没事的。”人家好歹也是官拜左大将的匈奴二王子,我凑上前去,双手拽住他的衣袖晃晃他的胳膊,仰头一脸求饶地看着他。

        左大将见我主动亲近他,脸色一缓,语气仍是硬的:“你是什么时候发觉的?”

        “其实之前早有怀疑。比如,你们都叫狼;比如,你们从来不一起出现;再比如,你总是刻意躲着白虎。直到吃饭前,白虎用舌头舔了你一下,将你脖颈里的伪装弄破了一小片露出你本来的肤色,我才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如果我没猜错,你用了覆盆子掩盖你眼睛的本来颜色。”覆盆子是草原上一种野草的果实,成熟后是汁液呈黑色。左大将将汁液滴进眼睛使瞳仁变成黑色,只是效果很短暂,也难怪他总是低着头不看人。

         "哼!你倒是聪明!从来都是本王戏弄别人,没想到今天被你戏弄了!"他面色不善。

         莫娅这才恍然大悟地“奥——”了一声,一脸被骗后的愤愤,只是面前站着的是左大将,终究不敢造次,撅着嘴嘟嘟囔囔。
 
         我依旧晃晃他的胳膊,满脸堆笑地装可怜。

        “你说!该怎么给本王赔罪?!”他一用力将我抱在怀里,他的鼻尖对着我的鼻尖,距离暧昧,连周围的气温瞬间升高了几分。
         
        莫娅“唧唧嘎嘎”地怪笑了几声,躲了出去。白虎甩甩尾巴,一脸不耐烦地踱到屋里火炉旁,闭目养神。终究是靠气味辨别人的白虎最聪明,它一定是第一个知道真相的。

        他双手环着我的腰,头探在我颈间一嗅:“真香!”

        颈间细细密密的感觉传来,似虫叮蚁咬,我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酥软,恍惚间听到左大将喃喃道:“你以为我愿意扮得那么丑吗?甘泉宫一别,你消失在长安。皇宫一见,你又无影无踪。每次你都悄无声息地消失,让我怎么找也找不到。我想如果我变成你家的一份子,就好像白虎和莫娅,你万万不会丢下他们不管不顾。所以这一次,你来到我的地盘上,让我找到了你,就别想再次从我手中溜走了。

        我为之神驰,口不能语,只见他的蓝眼睛好像湖水般深情地覆了下来——

        “青缕——”莫娅离开时掩上的院门“当”地被撞开了,二羊浑身盔甲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带着七分威风,十分兴奋:“我要上战场杀敌了!”

        我急忙挣脱左大将的怀抱,站好。左大将一脸恼怒地直起身,瞪着二羊。

        二羊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艰难地说:“大汉军队已经攻到单于庭了,有一支汉军驻扎在浚稽山。单于带领三万人去攻打他们,打了几天也打不下来,正准备退兵时他们一个士兵叛变,单于才从汉军叛徒口中得知他们只是五千步兵。单于现在又召集了八万骑兵,要去把他们一举消灭。”

       二羊的声音在左大将愤怒的逼视中越来越小,道:“青缕,我要去打仗了!来向你告个别,等我回来再找你。”最后“再找你”三个字几不可闻。

        我心里忽地一凌:“那个汉军的首领叫什么?”

        二羊摇头:“不知道。”

        左大将不耐烦地挥挥手,二羊很快消失在了门口。

        苏武出使匈奴本是一件汉匈两国交好化干戈为玉帛的好事,可以使两国百姓免受战乱之苦。可是因为张胜一人的狂妄胡为,竟然使得两国的友好局面瞬间打破,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如今两国又兵戎相见。

        我心中思绪烦乱,皱着眉头不说话。
       

        左大将陪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你是认识苏武的吧?其实苏武没有死,是我父王隐藏了他的行踪,将他放逐到北海去了。


我惊喜地看着他。北海是苦寒之地,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是冬季,寸草不生。但是,他还活着,真好。 


左大将苦笑道:“我父王给了他二十头公羊,告诉他小羊羔降生之日就是他回国之时。” 


我也苦笑起来。


左大将“如果你想去看看他,我可以带你去。”一面给我大体讲了一下张胜一事的经过:虞常和卫律都是大汉的降将,虞常是卫律的部下,与卫律不和。虞常与张胜在大汉时交情不错,与张胜密谋射杀卫律,并计划将单于的阏氏绑架回长安。最终因被人告密揭发失败,张胜归降了匈奴。苏武对此毫不知情,却受到牵累。苏武拒绝卫律劝降后引刀自尽,巫医将他救活后被秘密送到北海。


原来坊间的传闻竟也有几分真。


        左大将刚讲完,院门口进来一个“血人”,说他是“血人”一点也不过分,因为他从头到脚都被鲜血覆盖,脸上连五官都分不清。 那“血人”踉踉跄跄走了几步便扑到在地。他伤得很重,身体上几处要害都有很深的伤口,身上穿的是大汉士兵的盔甲。

 

       “救我......” “血人”用微弱的声音道。

 

        我给他的伤口上敷了止血药,将他脸上的血污擦去:“谢谢你,姑娘,我看你很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虚弱地道,“我们是大汉的步兵,在浚稽山遭遇匈奴单于的主力部队,又被叛徒出卖,计划前来接应救援的的大批部队也没有出现,五千人全部都战死了......管敢!你不得好死!”他咬牙切齿地叫着叛徒的名字。

 

         我看着他身上的盔甲:眼神发直:“你说的是韩延年部下的管敢?”

 

        “是。”

 

           我的心开始剧烈的抽痛:“你们主将是谁?”

 

         “李陵。”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