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原创小说《青丝一缕》:第十四章 又来了一匹狼   

2014-11-24 12:11:36|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的草原,万物复苏。
 
        和暖的阳光暖洋洋照耀着,成群的牛羊们在远处山坡上边吃草边撒欢,互相追逐着,脚下腾起尘土和草屑混合的细尘。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追上了它心仪的母马,将它骑在胯下。
 
        我将目光转开,近处是大片的农田。绵延巍峨的狼居胥山为这片地域挡住了大漠的恶劣气候,使这里呈现出水草丰美的江南风光。匈奴人在游牧之外也开垦了大片农田,过着半农半牧的生活。田地里秧苗高及脚踝,绿意葱葱。农田里有人正在劳作,有匈奴人,也有汉人。田埂间几个匈奴族小孩子学着大人的样子“骑羊引弓”。
 
        二羊从田里直起身来,兴奋地大喊着我的名字:“青缕——”一边大力挥着手。二羊是匈奴族和汉人所生的混血小伙儿,既有汉人的黄皮肤,也有匈奴人的高宽颧骨,两个民族的面貌特征和谐地出现在这个小伙儿的脸上。
 
        我上前几步笑问:“你在干嘛?”
 
        “除草——小苗儿长得正旺,必须把杂草除掉,要不然杂草会和小苗儿争夺养分。”他笑得灿烂,手里拿着铜铸的农具,“今天去山里采药了吗?我去找你你没在。”他的汉族娘亲在不远的地方低头劳动,这会儿也抬头看着我。
 
       “恩,进山采药去了。你找我有事?”

       “有点事......也没什么事......”他突然有些扭捏。

       “等你忙完了去找我吧。”

       “好!”他的脸上有种奇怪的神气。

        我同二羊道别,回到小院中。白虎不在,狼也不在。莫娅攀在矮矮的院墙上跟邻居女孩儿娜佳说话,两个同龄女孩儿放肆地纵声大笑着。我瞥了一眼莫娅吊在院墙上晃动的腿,这个春天这丫头长得飞快,竟然已经长成个大姑娘了!
 
        我将背篓放在墙角,把草药拿出来,摊开放在屋前晾晒。阳光正好。光线里无数的小光点躁动着拥挤着流淌着。
 
         莫娅走过来,笑嘻嘻地对我说:“昨天晚上,阿提拉偷偷摸摸跑到阿娜姐妹俩的帐子里,被阿娜阿妮两姐妹用绊马索绊倒,绑成一团——”阿娜阿妮姐妹俩是远近有名的匈奴族姐妹花,追求她们的小伙儿多得排成长队。莫娅“吃吃”地笑着:“——你猜怎么着?他没有穿裤子!”看着我愕然失笑的神色,莫娅更加笑不可抑:“......被阿娜阿妮两姐妹好打了一顿,把牛粪糊在他......那个上!”
 
        我“噗”地笑出声来,红了脸。
 
        莫娅笑得捂着肚子躺在地上。

        我推她:“闪开点!压住草药了!"
 
        莫娅看了我一眼,笑得更欢:“阿姐,你脸红什么?!”
 
        我低头不说话,只是去推她。她大笑着用手去挡。满地的药草被弄得乱七八糟。

        狼走近院子,看到我正红着脸同莫娅笑闹,深深地盯了我一眼。莫娅也看见了他,收回了手。莫娅有些害怕狼。其实我也有点儿,他那满脸纵横交错的伤疤和冷厉的神色,总是让人不自觉地胆颤。       

        二羊从门外跑了进来,看见狼急忙停下,溜着院墙边儿远远绕开狼走到我面前。
 
       “青缕,今天我去了趟城里。这个给你!”说着把一把精致的小刀塞到我手里。

        我愣住,这孩子最近爱在我们院子外面转来转去,我还以为他看上了莫娅,没想到……

        我赶忙将疑似“定情信物”的小刀递回去,“我用不到,你还是拿回去送给别人吧。”二羊还想说别的,可狼在不远处恶狠狠地斜眼盯着他,心里越来越慌,终于接过小刀,绕着狼跑走了。

        我向狼感激地一点头,谁知他根本不看我,一转身留给我一个背影。

 
        夜里,我忽然醒了过来。
 
        明晃晃的月光下,有一个人背对着我站在窗前。
 
        我大骇,手脚霎时冰凉。院里有白虎,隔壁有狼,半夜进来陌生人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这个身影......是人?是鬼?
 
        那人慢慢转过身,面向我。白亮清冷的月光下,蓝色的双眸散发着妖异的光辉。 
  
        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个梦。”

         他笑了,嘴角弯弯的,我发现他还有好看的唇线和下颌:“经常梦到我?”

         我点头。每一次,他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在我的梦里。

         “想我吗?”他眼睛饱含着笑意。

         我想了想:“白天不怎么想,可晚上总是梦到你。”
 
         他坐在床上,双臂张开怀抱,冲我勾勾手指。

        我会意,挪过去靠在他的胸膛上,温暖,舒适:“我问过你很多次,你从来没有回答过,你为什么咬我?”

        他在我耳边轻轻呼气,温暖的气息吹得我的发梢起起落落,吹进我的脖颈:“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好久好久!”

         我自己笑了起来:“你既然是我梦里的人,问你问题就等于问自己,怎么可能得到答案?”

         他的嘴唇在我颈间摩挲,我又笑了:“这个梦还真是逼真,居然还有温度呢。是不是因为我在思春呢?连莫娅都大到开始讨论儿女情了,等过两年白虎也该去山里找媳妇了吧?我还真是思春呢。”

          我摇头笑笑,重新缩回被窝里去。
      

        第二天一早。
 
        我正在翻晒我的草药,二羊走了过来,一边东张西望着。

        “狼没在,一早出去了。”我道。

        二羊松了一口气,径自走向我:“青缕!我昨晚想了一个晚上,还是希望你再考虑一下,能收下我的心意!”他手里紧紧握着那把小刀。
 
        还真是一个固执的孩子。我站在那里,心里琢磨着怎么拒绝他才好。

       “我昨晚彻夜没睡,也想了一个晚上,希望你能收下我的心意!”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越过二羊,来到我的面前。

        我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那双蓝眼睛含笑望着我,带着熟悉的戏谑的神色,就那么懒洋洋地站在我面前,就连衣服也还是昨天晚上那套。

        我转过身,不让他看到我又惊又羞又悔的模样。他一定是故意的,连衣服都是昨天夜里那套没有换过!果然昨天晚上那过于逼真的场景不是梦境!我听到二羊慌忙跪拜:“拜见二王子!”

        “起来!”
 
        再转回来面对时,我平复了神色,恭敬地施礼:“拜见左大将!”行的却是汉礼。

        他扶住我的手,将我扶起,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镯子来,递到我面前。

        我面前站着两个人。二羊神色紧张,紧握着那只小刀,双手颤抖,眼神却执拗。左大将满脸坏笑,不停用眼神嘲笑我,挑逗我,手里握着一只白色镯子,看似轻松随意,指节却因用力而发白。

        我平静地站在那里。不说。不动。

        太阳从斜射升到头顶正中,僵持的三个人中,二羊先绷不住了。他的额头渐渐流下冷汗来,手抖得也越来越厉害。最终将手放下,黯然地小刀收回到怀里,转身慢慢离去。

        左大将在他身后喊道:“好小子有勇气,敢跟本王抢女人!明天去找本王,给你个十骑当当!”

        二羊没有回头,走出了院子。

        左大将一把抓住我的手,将镯子强行套在我的手上,我挣了几下没有效果只好由他。他将我的手腕放在眼前左右歪头欣赏了一会儿才放下。

        我抽回手,要将镯子撸下来还他,被他立刻按住:“戴着,好吗?只是想让你戴着而已。你知道我们匈奴族女子在结婚前是自由的,可以尽情谈情说爱。即使结婚之后丈夫死了,也可以在族内选择再嫁别人。所以,这个镯子对你任何约束也没有。只是我想让你戴着而已。”他的眼神中带着恳求。

        我犹豫了一下。匈奴族民风旷达质朴,尤其对于女子不像大汉有那么多的道德束缚。没有人一定要娶一个处女,更没有要求女人一定从一而终。

        “如果你将来有了真正喜欢的人再还给我也不迟。”他又说。

        我的心放下一些,点点头。

        他如释重负,又恢复那个懒洋洋带着几分嘲弄的笑容。

        我将镯子举到眼前,细细看着。美丽的奶白色,光滑纯净无瑕。里圈刻着一个狼头一行不认识的文字。在皇宫时我见过李妍有一只发钗,跟这个材质非常像。

         “这是象牙?”

         “是。我亲手做的。手艺还行吧?”

        “这是......这是你在上林苑拔的象牙?!”我忽然想了起来,当时听到皎月她们说匈奴二王子在上林苑追抓南粤进贡的猕猴、孔雀和大象,以为他来自大漠没有见过这些动物,只是胡闹而已。

       “是呀。差点被大象踩死呢。等我做好了想送给你,才发现你又不见了。”他轻轻笑着,眉头掠过一丝惆怅。
 
        他看着我的脸,握住我的手:“不管我们两个将来如何。答应我,不要再消失不见!”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甘泉宮一别,他留在长安找我。皇宫里偶遇,不久后我又离开皇宫。从军营离开后,在汉匈边界颠沛流离了三年,才在单于庭安定下来。我自己不仔细回想,也不知道那些命运不能自己的日子居然有五六年之久。这个期间,他竟然一直在寻找我。

        这个手镯戴在我的手上似有千斤重。我认真地道:“这些年从将军府到皇宫,再到张掖,之后在汉匈边界流浪,不是为了躲避谁,实在是命运乖离,身不由己。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不过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若是要离开必定先告诉你,跟你告别之后再离开。”
 
        他凝重地点头,两只手指指着天空:“从今天开始,我向天神起誓。我挛鞮狼心里只有青缕一个女子,此生此世非她不可,非她不娶。”

        怎么好好的说着话被拐带变成了山盟海誓,好像情侣在互誓忠贞?原来他名字也叫狼。我瞪了他一眼:“谁说嫁给你啦?”作势要将镯子取下。
 
        他急忙道:“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顿一顿又问:“不嫁给我你想嫁给谁?二羊?”他指指空荡荡的院门。
 
        “你若还是那个将军府里的小厨娘,嫁给二羊这样的男人可以一辈子平安幸福。可是你进了宫,去了军营又在汉匈边界流浪了几年,终于靠自己的力量开了一个小医馆,不光养活自己还扶助别人。你经历了这么多,去了这么多地方,思考了别的女子不曾想过的问题,为的只是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恐怕普通的农夫、牧民、商贾不会是你的理想伴侣。考虑一下,我才是最适合你的男人!”
 
         “好,我考虑一下。”我认真地点头。
          
        送左大将出去的时候,正巧莫娅从外面进来。这丫头没有想到会在家门口遇到二王子,骇得“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左大将道:“起来吧。”轻笑着望我,告别离去。

        莫娅站起来,两眼直直地望着左大将高大英挺的背影:“阿姐,你怎么会认识二王子?”

        “一个在长安的故旧。你认识他?”

        “草原上谁不认识蓝眼睛的二王子啊!”

         我轻笑,也是,他那明显不同于他人蓝眼睛、白皮肤、高鼻梁,想不记住都难。

         “阿姐你知道吗?二王子的母亲大阏氏是波斯人,生的大王子是我们匈奴人的模样,这个二王子却长得和大阏氏一个样。草原上那些部落王族的公主、贵族们家的女儿都为了二王子要疯掉了!二王子对她们每一个人都嘻嘻哈哈亲亲热热,却不娶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哦!是吗?”我语气淡淡的,心却忽悠一下沉了下去。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二王子!怪不得那些公主们要疯掉了,我只见到一次,也要被他迷住了。他长得可真好看!”  莫娅毫不掩饰,满脸花痴地喋喋不休。
     
         我看见二羊站在远处,直到左大将走远,他才走了过来。
 
         “青缕,你果然接受了他。”他盯着我手腕上的象牙镯子。
 
          我本想解释,又闭嘴不语。
 
         “他贵为王子,当然能给你更好的生活。我不怪你。如果他哪天欺负了你,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我笑着点头,从内心我真的有点儿喜欢这个孩子了。

        “什么?!阿姐!这个是二王子送的?!还说是故旧,明明是情人!”她鼓着嘴,满脸失落,“我还觉得自己有机会可以去追求二王子呢!”转瞬又笑了:“不过也不错,二王子当了我姐夫,这不是更好吗?”

        我脸红了,“别瞎说!”扭头进了院子。呵呵,我真喜欢匈奴族女孩子的真性情。

 
        不久后,二羊真的当上了十骑。他威风凛凛地骑着马从门前走过,冲我眨眨眼睛。我发现邻居家的姑娘娜佳的小眼神儿正在脉脉含情地注视着他。

众角色:作者,你怎么取的名字,白虎、狼、二羊,你以为是动物世界吗?难道真是青缕上身啊?
作者:原创小说《青丝一缕》:第十四章 又来了一匹狼 - 豆豆妈豆荚 -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二羊之所以叫二羊,就是因为他家的母羊生了两只小羊嘛!
众角色:无赖!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