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第十三章  

2007-12-03 23:00:04|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念奴花枝招展、施施然走进军营。

       守卫的士兵认出她,都好像见了鬼似的目瞪口呆。

       念奴就这样一直进了睿帝的军帐。睿帝正站在沙盘地图前,旁边是平南王陈之域和陈想。念奴冲他们微微一笑,站了在那里。睿帝呆了三分钟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回来了,我们好像刚刚分手不久。不过老实说,你变漂亮了。”睿帝道,一个天仙样的人儿站在面前,不由心情愉悦。

      念奴只笑不语。

      平南王刚才在看沙盘,感到气氛不对,抬头看见念奴,惊道:“你!你!好大的胆子,来人——”

      念奴笑道:“平南王,我一个小女子值得你这么紧张么?我来是给你们带来一个好消息。”

      “哦?是吗?什么好消息?有比皇宫解困更好的消息么?”睿帝已经接到了围困皇宫的山贼撤军的消息,皇宫上下无一人伤亡,心里暗暗感佩这些山贼还是很有信用的。

      “比这个更好的消息。没人让个座,倒杯茶喝么?”念奴卖起关子。

       这是和白丹青、秦剑商量好的计策,对念奴来讲是很危险的,但是山贼都可以奋不顾身,顾及民族大义,自己的小命又算什么呢?何况,念奴隐约觉得睿帝也未必会杀她。

       念奴坐下,品了一口茶,连茶味儿都没喝出来。她强作镇定,虽然脸上没有把紧张表现出来,但毕竟在这里,她是鱼肉,人为刀俎。

       “哎呀!我饿了,有什么好吃的不要小气,拿出来给我吃啊。”

        平南王脸色铁青。

        过一会儿,一桌饭菜送了上来,念奴大吃大喝一顿,伸了个懒腰,道:“我困了,还到原来的帐里休息可以不?”说完径自走了。

       平南王忍无可忍,喝道:“大胆妖孽,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睿帝制止他,摆摆手,意思是:随她去。

       一觉睡到太阳西斜,念奴醒来看到皇后陈思竟然坐在身边。看见她醒来,陈思微微一笑:“醒了?皇上让我搬来和你一起住,彼此有个照应。“照应?还不是不放心我,派个人看着我?

      一天中念奴照吃照睡,丝毫不见有什么动静。

       直到深夜,睿帝仍然和平南王在研究如何为运输粮草的队伍解困。队伍被困在狭窄的山涧中,前后各有突厥骑兵把守。粮草固然运不到唐军阵营,但是突厥兵想要吞了这批军粮,运回自己的阵地也是难事。山涧四周是不可攀爬的绝壁,双方正在僵持中,谁先对粮草动了手,对方必然大军压上。但是,唐军粮草已然匮乏,再僵持下去不足一天,只要唐军粮草耗尽,这场战争便已经输了九成。

       忽见一骑飞来,报:堵截运粮队伍的突厥骑兵突然消失,三百九十辆运粮车已然在前往唐军军营的路上。两个时辰后,又有消息传来:三百九十辆运粮车已然安全抵达军营,另有突厥骑兵战俘二百九十九名。

       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睿帝一阵狂喜。他迫不及待地冲进念奴的军帐,抱起睡梦中的她一阵乱摇:“这就是你带来的好消息么?太好了!太好了!”念奴眼睛微张,脸颊微红,几缕头发散乱地盖在前额上,这种慵懒的神情放在一个绝世美女的身上,美丽得不现实。

       念奴睡意正浓,管他身边是谁,一把推开,出溜到被窝里继续睡觉。睿帝目不转睛地看着这枝沉睡中的海棠。

       这时陈皇后也醒来,匆忙整理衣服,跪地给睿帝请安。睿帝看念奴看得呆了,丝毫没有听见陈皇后的声音,于是陈皇后不得不跪在那里等睿帝说免礼平身。

       不知过了多久,帐外有人朗声道:“启禀皇上,突厥军兵营方向忽然冒出滚滚浓烟......”

       念奴“腾”地一下从被窝里窜出去,赤着脚站在帐篷外,瞭望着远方,拍手笑道:“好呀!烧得好!突厥的军粮玩儿完喽!”睿帝也跟出去,远处浓烟冲天,火光映红了正在翻白的天空。

       探子道:“着火的正是突厥军的粮草库方向。”

       念奴这才感到赤脚踩在地上冷得刺骨,连忙蹦着跑回床上,睿帝又跟着回到军帐:“咦!皇后,你怎么跪在地上?!”

       睿帝走后,陈皇后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念奴,然后对着念奴直直地跪了下去:“念奴妹妹,我有话要跟你说——”

       念奴急忙跪扶:“皇后,你这是干什么?起来说啊!”扶不起皇后,念奴干脆跟她一起跪着。

       皇后道:“念奴妹妹,我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慧过人的奇女子,皇上对你动了真情,他迟早要废了我,立你为后。”

       念奴惊跳:“不可能!”

      “可能的。”陈皇后肯定地说:“我十六岁入宫做皇后,当年皇上只有十五岁。除了新婚之夜,皇上从来没有在我那里呆过半个时辰以上,我们始终以礼相待,算不得真正的夫妻。”轻轻地苦笑一下,“嫁入帝王之家,也只有这样的命了。皇上有宠妃无数,从来都是凭一时兴起,从来没有对哪个真正用心过。相信我的眼睛,相信我的话,凭你的聪明,你的机智,你的美貌,还有皇上对你的深情,每一样都在我之上,后宫由你来统领,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我很感激睿帝,是他留给我太子,留给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希望,语执是个好孩子,聪明、上进、做事用心,也很知道轻重。我只是求你——废后也好,把我打入冷宫也好,我都无怨无悔,只是,你一定不要让皇帝废了太子,他是个做大事的料儿。”说到这里,黯然低头,“以后,你也会有儿子,如果你想要把自己的儿子立成太子,也不要紧,一定求你留着语执的小命儿,要杀就把我的命拿去——”

       念奴不得不打断她: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沉声道:“皇后娘娘,你看错我念奴了!我要的不是做皇后,也不要我的儿子做太子,我要的是自、由。”

       皇后泪眼朦胧地看着念奴,眼睛里一万个不解。被父亲平南王安排做了皇后,生的儿子做了太子,没有更加完美的人生了,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比这荣耀呢?自由?是啥玩意儿?

      “我不要一辈子被关在皇宫里,不要和几百个女人一起争夺一个男人,我要的是一对一的纯粹的爱情。睿帝很好,但不是我想要的类型。我不会进入皇宫这个牢笼,你放心吧!”

       看一眼满脸困惑的皇后,念奴道:“皇后,其实你很美、善良、贤淑,在这个年代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会生活很幸福,如果你学会一些小技巧,皇帝就不会再是你行宫里的过客。”

      “什么?”陈皇后眼睛闪亮起来。

      “比如——一些媚态,好像常贵妃在皇上面前做的那样,再比如——一点点床上技巧——”

      “那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