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第十八章  

2007-12-15 21:56:14|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睿帝端坐在朝堂之上,龙冠、龙冕、龙袍加身,一身天子威严。

       小空子宣圣旨道:“......平南王抗击突厥有功,擢升平南大将军,加一等爵......陈想封护疆将军,赏黄金万两、白银万两、丝绸千匹......白旦青封奇形大将军,丁崆、程釜、米虎封,奇形兽王、奇形豹王、奇形虎王,原奇形大将军秦剑忠勇卓著,为国捐躯,封奇形王,谥号奇勇......”

       在睿帝的授意下,突厥王和王子古特被“劫狱者”“劫走”,秦剑为了阻击劫狱者而受伤身亡,封了王并赐了谥号,从此秦剑就消失在世人的视线中了。白旦青接替秦剑作了奇形大将军,丁崆、程釜、米虎也被封王。平南王的战绩被肯定,和儿子陈想均被加官进爵,赏赐丰厚,可谓皇恩浩荡,这倒让平南王找不到起兵反叛的借口。若是起兵,正是所谓的“师出无名”、“叛臣逆子”,即使夺了皇位,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以“平叛”的借口争着抢着灭了他。平南王在等待时机,睿帝也是......

        待小空子念完圣旨,睿帝缓缓开口道:“宫女曾念奴护驾有功,朕想封她为贵妃。”

        平南王道:“皇上,此宫女乃出逃的女犯,虽护驾有功但功不抵过......”

        群臣道:“正是如此。”“陛下三思。”“平南王所言极是......”

        睿帝眉毛一蹙,看来原来那些追随老太傅的马屁精们又改去了平南王的门庭,倒是有一多半的大臣在附和平南王。

       转了话题,睿帝又道:“陈想将军,朕请你召集天下名医,曾念奴为了救朕受伤,虽然从阎王那里抢回一命,但记忆全无,御医也无可奈何,还请陈想将军帮个忙。”

        陈想忙行礼道:“陛下言重了。”

   

       念奴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此刻正倚着窗户站着,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睿帝对外说我得了失忆症,不知道能不能骗过平南王,这种雕虫小技应该骗不过那个老狐狸的......不过我们仅仅需要的是时间而已......

       一个华丽的身影进入房间,念奴忙收回远望的视线,福下身子:“奴婢见过惠妃娘娘。”

      惠妃点点头,笑盈盈扶起念奴道:“好了,快起来吧,身子可大好了?”

      “托娘娘福,好得差不多了。”

      “让我瞧瞧,”惠妃拉着念奴的手笑道:“可不是好了么!多水灵的一个人儿,这次你替皇上挡了一剑,立了大功,皇上定能封你个妃子什么的,我们可就是姐妹了,以后别这么多礼数了。”

        念奴忙道:“奴婢不敢奢望。伺候主子是奴婢的本份。”惠妃这般亲热,令念奴心里忽生不安。

      “呦!这个死绢儿,说是给我拿帕子去了,怎么还不回来,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惠妃道。

        念奴道:“奴婢去给娘娘看看去。”

        出了房间,念奴松了一口气,惠妃找上门是什么目的呢?总不会是拉拢自己这么简单吧?

        前面是个凉亭,远远看见德妃、晴妃、武嫔、冯婕妤、梁昭仪在亭子里面聊天。这是前往惠妃住处“清惠苑”的必经之路,念奴只好上前一一行礼。

      “我道是谁,原来是我们的念奴姑娘来了。”武嫔翻翻眼皮道,“过来给我捶捶腿。”

       念奴怔了一下,赔笑道:“奴婢皮糙肉厚的,恐怕伺候娘娘不周全。”

      “从战场上回来,眼皮子高了——”梁昭仪道。

      “你还不知道呢,念奴姑娘现在可不一般了,啧啧,救了陛下一命呢。”德妃道。

      “快别这么说,若皇上把她封了皇后,哪还有我们的活路。”冯婕妤道。

      “我就不信这个小蹄子能张狂到哪里去——”武嫔恨恨道,忽然抬起脚,往跪在地上的念奴胸口踢去。刚刚愈合的伤口剧痛起来,念奴捂着胸口,鲜血染红了手掌。

       妃嫔们是主子,念奴现在的身份不过是个奴才,她现在能做的不过是捂着伤口呻吟罢了。

       几个妃嫔见闹出了血,都讪讪地离去了。念奴痛得不能动,瘫倒在地上。来来往往的太监宫女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助她。

      “念奴,你怎么啦?”熟悉的声音传来,面前是睿帝关切的俊脸。睿帝身后是陈想,念奴看到他的双眉紧蹙,满眼痛苦的神情。

       睿帝扶念奴回到未央宫念奴的房间,德妃早已不在了,念奴心中一凉,她的猜想被印证了。后宫是非多,看来常翡翠还只能算是个“低级选手”,今后跟各段级“选手”的较量,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阿—— 可怜她自己在第一回合的较量中就铩羽而归......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睿帝绷着脸,问道。

      “没事,我只是跌了一跤——”

      “是吗?!”睿帝的脸冷冰冰的。

       念奴想努力扯出一个“无所谓”的微笑回应他,没有成功。

       睿帝踱到屋外,道:“小空子——”小空子应声而到,“去问问刚才路过的宫女太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空子领命去了。

       陈想悄声问道:“怎么弄的?”

     “摔的。”念奴继续圆谎。

      “摔的?怎么样摔跤会摔到胸口满是泥?”他的眼睛闪着逼人的光芒。

        念奴不吭声了。

      “真得那么心甘情愿在他身边吗?他保护不了你,我能!他能给你的,我也能!”陈想道。

       念奴愕然地望向陈想,在念奴的记忆里,陈想温和、恭谨,在睿帝面前甚至有些低眉顺眼,但是此时,他的眼神精光四射,已经充分地暴露了他的狼子野心。

       睿帝气呼呼地走进房间,显然已经听完了小空子的汇报,陈想收起目光,又恢复了那个谦和恭敬的陈想。

       “德妃、晴妃、武嫔、冯婕妤、梁昭仪打入冷宫,所有路过的太监宫女杖责三十,发放洗衣局!”

       “皇上——”念奴凄婉地叫道,你还要为我树敌多少呢?

         睿帝不为所动,吩咐小空子:“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