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第十七章  

2007-12-14 19:04:51|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是,突厥武士的嘴巴很硬,硬是打断了三根皮鞭,还是紧咬牙关,一个字不说。

       “死奴才!嘴巴真硬!”睿帝恨恨道。却令士兵停下了,真要是打死了,功夫就白费了。

       念奴在一旁吃吃笑道:“看我的。”一边吩咐一个士兵些什么,士兵领命出去了。过一会儿端来一口大锅,里面满满的液体。“给他灌下去。”念奴命令。

        图古多鬼哭狼嚎起来,叫道:“我招了!我招了!是二王子多特想要夺王位,命令我和拉肯来刺杀皇帝,借你们的手杀了突厥王和大王子,二王子好趁机夺位。平南王是你们这边的内应,二王子答应平南王一旦二王子登上王位就发兵助他攻打你们,杀了你们皇帝......”说完痛苦地地抓着喉咙,脖子都被自己抓烂了。

       睿帝奇道:“你这个魔女,用的什么办法?”

       念奴看到图古多痛苦的模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个哆嗦从刑室里溜出去,道:“真是个软骨头,本姑娘从七十二号学来的本领还没用完呢。”

       睿帝走到大锅跟前,是一些红红的辣椒水,上面还漂着红色的朝天椒。“阿嚏——”鼻子一酸,打了一个大喷嚏。

 

      “如果安排刺客刺杀皇帝,无论成败刺客和同行者都免不了一死,所以,突厥王和大王子古特肯定不可能知道刺杀这件事,谁都没有这么傻把自己也搭进去。你说对不对?”秦剑道,热切地希望念奴认同他的想法。

      但是念奴却微笑着看着他,只笑不语。

      秦剑咽了一口吐沫,艰难地继续:“所以——突厥王和古特不可能是刺客,你说对不对?”

      念奴还是笑而不语。

      “念奴——”秦剑终于沉不住气了,上前拉住念奴的胳膊左右晃着:“我们是好姐妹了,你就帮帮我啦!让皇帝放了他和他父王回突厥国吧,他们国家一定乱成一团糟了,他的弟弟早就想造反了,如果再不回去局势就难以挽回了。”

      “你说的那个他、他、他的,我怎么不知道是谁呀?”念奴斜着眼睛,一脸鬼笑。

      “念奴!”秦剑跺脚,一脸小女儿的娇羞。“你就去求求皇上,放他们回去吧。”

      “我凭什么帮他们,我跟他们又不熟。”念奴仍然端着,逗她。

      “我们好姐妹一场——”秦剑急得去呵念奴的痒,两个人笑闹成一团。

      “哼!”睿帝冷着脸出现了,一看见念奴和秦剑闹在一处就火从中来,哼,要不是还用得着他对抗平南王,我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慢着,他刚才说什么“好姐妹一场”,嗯?

       念奴把睿帝拽到一边,耳语几句。

       睿帝看着秦剑脸上一抹娇羞的红,脸上神色尴尬,心想:“原来是个女的,亏我还多吃了好几斤醋——”

 

       山风猎猎地吹来,吹起骏马背上睿帝的长衫。他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却威从中来。突厥王和王子古特作别,睿帝拨给突厥王一万士兵,由丁崆和米虎带队护送突厥王和古特回到突厥国,夺回王位。秦茧儿已恢复了女儿装扮,骑在一匹枣红马上,与古特对视。古特胯下的黑马似乎和枣红马是一对儿,两匹马耳鬓厮磨,难舍难分。

       念奴不会骑马,这会儿也坐在一匹白马上,白马是睿帝特别为她挑的,性格温顺,很好驾驭,白马的缰绳牵在睿帝手中,令她觉得很有安全感。念奴一直在服用白旦青特别配制的丸药,伤好得很快。此时念奴看着古特和茧儿,心中暗想这两个人倒还真是一对儿,茧儿性格单纯直爽,最不爱那些酸文假醋的学者文士,这位突厥的王子根本不懂什么风花雪月、唐诗宋词,两人一起谈谈弯弓射雕、骑马打猎,非常投机。

       突厥王道:“睿帝,本王和王儿的命是陛下给的,感谢陛下为我们做的安排。本王和王儿感激不尽。待本王回到突厥国,重掌政权,一定备厚礼牺牲岁贡朝廷。”说完左臂曲在胸前,行了一个礼。

      睿帝淡淡一笑:“不用。大王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就好。”

       看着突厥王和王子策马而去,一向豁达爽直的茧儿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活了一十八年,从来没有谁这样触动了她心深处的温柔之弦,她甚至一直都不觉察自己是个女孩子!

       念奴看出茧儿的心事,正想说些什么。

       只见远处马蹄声住,一个黑色的小点停了下来,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茧儿——跟我来吧——”

       茧儿破泣一笑,又回头看向念奴。

       念奴微笑点头。

       茧儿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驾!”策马奔去。

       念奴叫道:“放心吧,白叔叔那里我会交待的——”

       一黑一红两个小点交汇到一处,远去了。

       看远去的背影消失,念奴和睿帝相视一笑。念奴唇边的笑容滞了一下,“我们去哪里?”是啊,去哪里呢?平南王肯定早就得到消息了,说不定正在四处寻找他们欲杀之而后快呢。

       “回皇宫。”他的笑容仍然淡淡的。

       她一怔。送死去吗?

       “跟我一起去吗?”他挑了挑眉毛,温暖的笑容笼罩着她。

       “一起去。”他的笑容让她安心,有他在,她还怕什么呢?

       他策马靠近她,双臂用力,竟把她从另一匹马上揽了过来,抱上他的白马,两人共乘一骑,他轻轻地抱着他,慢慢地、悠闲地走进红色的朝阳里。

       朝阳的金晖给草儿镀上了一层黄金色,波浪般的黄金在微风中翻滚着,微风送来阵阵草香,令人沉醉。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