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第九章  

2007-11-28 23:24:09|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军继续向西北进发,沿途的景色逐渐荒凉起来,一到夜晚,山风凉得刺骨,野狼的叫声此起彼伏。但是白天的景色苍凉而雄浑,倒颇合念奴心意。再行进一段,一路的衰草和即将干涸的河道也不见了,满目是大大小小的石块和灰黄色的骆驼草。骆驼草是遍布戈壁地区的一种植物,为了适应恶劣的生存环境叶子已经进化成如针刺般大小,看上去好像一蓬刺,让人心生寒意。

       念奴已经几天没有见到睿帝了,离敌军的驻扎地越来越近,他每天都在帐内和平南王、陈想研究战事,门外的太监总是说皇上有要事拦着不让她进去,但是在这以前,念奴是自由出入睿帝的军帐的。

       睿帝冷冷的眼神在念奴心里挥之不去,凭什么,凭什么他要这么对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念奴愤愤地想。忽见陈想从远处走来,看见念奴,转身向另外的方向。“陈想!”念奴叫住他,“你过来我问问你。”

       陈想很不情愿地站在那里。

      “你那天跟皇上说了什么?!”气势汹汹地。

       陈想沉默。

       “快说!否则——”念奴想了想,“信不信我大卸八块了你!”

       “放肆!”睿帝冷着脸,“跪下,向陈想将军认错!”

        依然是这张冷脸,依然是这样冷酷的语气,念奴委屈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跪下!”睿帝喝道。

       念奴倔强地站在那里,硬生生地把眼泪逼了回去。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里面带着哭音,她半晌才开口:“皇上,奴婢是皇上手心里的小蚂蚁,皇上动动手指念奴的小命就没有了,要杀要剐随、便。”

       她的倔强激怒了他,他用力拽过念奴的手腕,把她拉得踉跄了一下,指着近处的山岗:“你看,那是什么?”

        念奴咬着嘴唇:“山。”

      “山后面!”

      “草。”

      “草下面!”

      “石头。”

      “你还给朕装傻,自从出了京城就有一伙人跟着我们,他们的任务就是暗中保护你,然后伺机把你救出去,那天袭击朕的蒙面人就是他们!现在,他们就藏在山岗后面,草丛里面,在注意你的一举一动。你说——”睿帝深吸了一口气,“你到底是什么人?”

       念奴呆在军帐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窗外侍卫的人头晃动着。真倒霉!要是早些逃走就好了,也免得在这里受软禁之苦。    

       忽然念奴闯出军帐,发足狂奔。惊得侍卫们大呼“快追!”,乱作一团,陈想凭空跃起,踩在前方侍卫的肩上,借力再跃,飞奔到念奴身后,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把她像只小鸡一样柃起来,“嘿嘿,”念奴对着陈想狡黠地笑了,乖乖地跟着他回到军帐。

       刚刚回到帐里,一会儿功夫又蹿出来,陈想一马当先,把她抓了回来。

       如此反复几次,搞侍卫们鸡犬不宁、疲惫不堪。

       明明知道是念奴故意作弄他们,陈想也无可奈何。念奴消耗着自己在皇宫里养尊处优积攒的体力,却也累了。

       陈想把侍卫编成两组,这样一来一组在应付念奴的时候,另一组也有时间来积蓄体力。正在编排队伍,念奴从军帐内跳出来冲着陈想做了个鬼脸,侍卫们如临大敌,正想有所行动,却见这丫头又自己跳了回去。

       睿帝踱进账内,念奴回头看他一眼,转回头去,她的手上戴着手铐,脚上是银光闪闪的脚镣。看得睿帝禁不住心疼起来,如果她这个时候向朕求饶,朕就......忽见念奴回头向睿帝嫣然一笑,随即板下脸,扭头冲着角落。此情此景下,她竟然对我笑,睿帝想起在皇宫中曾经多么迷恋她的笑容,沉醉于她的笑容而不能自拔,脑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带着她远走天涯!但是这个念头转瞬逝去了,耳边响起平南王的劝谏。出没在大军前后的十人左右的黑衣人行踪不定、神秘诡异,不知是敌是友。身前是突厥兵十万精锐部队,身后是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想到这里,睿帝起身离去了。走到帐外,道:“看紧她!”

       命苦哇!念奴心中大叫:饿滴神啊!额错咧,额一开始就错咧,额如果不嫁过来,额滴夫君就不会死,额夫君不死额就不会沦落到介个地方......忽然起身,招手叫帐外侍卫说了几句话,侍卫将信将疑,犹犹豫豫,自己不敢做主,去请示陈想,陈想皱了下眉,道:“拿给她。”侍卫片刻后回来,拿在手里的居然是锅碗瓢勺、炉子、蔬菜、佐料等。

       睿帝从书案中抬起头来,道:“陈想,曾念奴在做什么?”

      “在做饭。”陈想道。

      “哦?”愕然的声音。

       又一日,睿帝又问道:“那个......曾念奴在干什么?”

      “在看书。”

      “在唱歌。”

      “在健身。”陈想道,琢磨着发音。

       睿帝莞尔。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