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第五章  

2007-11-25 10:37:07|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消息好像长了翅膀的鸟儿,不用几个钟头已经传遍了皇宫的角角落落。一向恃宠生骄的常贵妃竟然被一个小宫女给教训了,而且这个宫女还是她自己意图安插在皇上身边的“眼线”!常贵妃灰溜溜的背影至少有几年时间都会成为极少生活乐趣的宫人们的谈资。

       未经允许闯入皇帝行宫,打扰皇帝的性生活,这应该是个不小的罪名吧?常贵妃这个时候惴惴不安,生怕被皇帝责罚,反而没有啼啼哭哭,要皇上治念奴的“僭越”之罪。这个哑巴亏,她也只能暗暗记下了。

       念奴稍微松了一口气,至少皇上没有在就第二天封她个昭仪、才人之类,否则的话无论去哪里总有一大群人跟着,更没有办法实施她的逃亡大计了。但是糟糕的是:回到“集体宿舍”念奴却发现自己藏在床底下的绳子、镢头、镐头......都不翼而飞了!念奴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她一向非常谨慎,究竟是哪里走漏了风声呢?

       睿帝脸色严峻地盯着念奴:“朕未来的小昭仪难道想把皇宫的围墙凿个洞然后逃之夭夭吗?”地上凌乱地摆放着一堆“作案工具”。

       念奴心里飞快地算计着:应该怎么解释呢?偷眼看一下四周:没有一个宫女太监,就连小空子也没有站在皇上身后。皇帝应该不想杀了我,否则也不会当面审我,他要是想杀了我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干嘛非要跟我多费唇舌?只是......不知道他会怎么惩罚我。把我送回常贵妃那里?天哪!这个念头一起自己先打了个冷战。不会不会,念奴赶快让自己打消这个恐怖的念头,那么......

      “你知道妄图从皇宫中私逃是什么罪吗?嗯?”最后一个字睿帝加重了语气,随着这声“嗯?”,他看到这个小女子瑟缩了一下。

      “跪下!”睿帝喝道。

       念奴双腿不争气地一软,“扑通”跪倒在地。

       睿帝脸上冷峻,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哈哈,这个小宫女,我就不信我整不到你。

      “皇上,陈想少将军求见,有重要军情禀报。”小空子在门外朗声禀道。

       睿帝脸色一变,陈想这时候来,一定出什么大事了。“带他到御书房。”随即迈入隔壁书房。

       御书房和卧室仅一屏风之隔,念奴能清楚地听到君臣二人的对话。

      “皇上,突厥在我北方边境集结大量兵力,他们没有越界,但是意图很明显......”陈想指着地图,“这里、这里都布有重兵,据探子报,人数超过十万。”

       睿帝吸了一口冷气,国家积弱多年,恐怕将有一场恶战。

      “平南王已调遣十万精兵在我方边境与突厥兵对峙,一旦突厥兵有所动静,我方必给与迎头重击。但是......我军粮草不足,军中所备粮草仅够五天之用。”

       陈想抬眼看了一下睿帝深沉的脸色,继续禀道:“多方筹措之后,粮草仅够维持九天之用。”

       睿帝脸色继续低沉下去,国库已然空虚,去哪里筹措这么多银两呢?

       念奴跪的双腿麻木,变换了几次姿势,双膝仍然酸痛不止。

      “我们国库之中尚存多少银两?”睿帝沉默良久,问。

      “国库银两尚存十万两,如若想筹措到够一个月之用的粮草仍需十万两白银。”

       睿帝叹气:到哪里去筹措这十万两呢?就算是筹措到了,战争每一天不知道要烧掉多少真金白银,不知道要有多少百姓受难。

      “我有办法筹措到十万两!”屏风后面一个小宫女揉着膝盖一瘸一拐地走出来。

       陈想觉得这个小宫女似曾相识。

       睿帝喝斥:“退下!”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他对念奴现在在“偷不着”的层次上,自有一份难言的情愫。但是,自古妃嫔不能问政事,睿帝不禁动了真气。

       “皇上先听奴婢说了,如不妥,要杀要刮随皇上的意!”

        睿帝不语了。

      “这缺口的十万两白银,我们可以去贷款......哦,不,是借。”

      “向谁借?难道要向突厥借吗?”睿帝觉得好笑。

      “当然不是!向那些大官、大财东们借!”

      “你怎么肯定他们会借给朝廷呢?”陈想问道。

     “就拿常贵妃的父亲来说,他的财力绝对不比国库差!但是他不过是一个商人,在他财大气粗之后,他就会有更高层次的目的——谋求自己的政治地位,因此他把女儿嫁入皇宫,结交权臣,发展自己的政治势力。也就是说,他和朝廷是一损皆损、一荣皆荣的关系,他不会不借。至于那些大臣们,他们平常吃的喝的全是朝廷供给,他们也不会不借。另外,朝廷可以给他们高的利息,有利益驱使,他们更会乐意当朝廷的债主。“茧儿曾经是常贵妃的贴身丫头,常贵妃的情况她经常说给念奴听。

       “这倒是可以暂时解决银两不足的问题,但是一旦开战,物资消耗巨大,朝廷拿什么来还债呢?”陈想问道,暗暗佩服这个小宫女竟然有这样的谋略。

      “我自有办法!但是我有个条件——”念奴胸有成竹,“皇上,请借一步说话。“念奴把睿帝叫到墙角,嘀咕一番。

      “陈少将军,我们皇宫里面有多少制衣、制首饰、制日常用品的工匠?每个月的产量是多少?”念奴问。

      “恩,这个......”陈想对这方面没有了解。

      “皇上,请问这支镶有翡翠的银簪子成本是多少?”念奴问。

      “......大约三两银子。”睿帝胡编道。

      “我可以把它卖到三十两银子,只因为它是御制的。有劳皇上在上面题字,这样它可以卖到三百两!这就是奢侈品!它不仅仅是一个簪头发的簪子,它是财富、身份、地位的象征,我相信任何富商权贵都会愿意拥有那么一两件。”念奴狡黠地眨眨眼。

       睿帝和陈想的眼睛放光了。

      “我给它取名叫——路易.威登!”念奴越说越兴奋。

      “什么灯?”

       念奴“嘻”地一笑,不再解释,解释了他们也不会懂。

       睿帝亮晶晶地眼睛斜睨了一下念奴,若有所思地提笔在纸上写下:“念奴娇”。三个字俊逸潇洒。

       睿帝立刻责成有关官员去安排工匠大量生产宫廷御制用品。宫廷中的御制用品从来都是仅限皇帝和嫔妃们使用的,即使皇帝高兴起来要赏赐给某个大臣,有关部门也要记录下来,在大臣家里供奉起来,不允许在市场上流通,否则就是欺君大罪。睿帝还真是个明智的皇帝,在国难当头的情况下,放下“九五至尊”的架子,用这种方法来充盈国库。本来嘛,削减太监宫女数量和减少月银这样的举措,昏君是做不出来的。这个皇帝是不错的,念奴想,只要他不再“逼奸”我。

    “皇上,她提的什么条件?”陈想实在的纳闷的发慌,问道。

       睿帝苦笑一下:“她要求朕不要封她为昭仪,也不要宠幸她。”

       陈想瞪大了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