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第二章  

2007-11-23 10:14:24|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茧儿擦了一把眼泪,狠狠地说:“我们跑吧,反正也是死路一条,”

        借着夜色,茧儿拉着唐伊跑到后院,几下扒拉开院墙角落堆放着的杂物,露出来几块堆得高高的石头,她攀上石块,用力一跃,跃上了围墙,伸手把唐伊拉上来。

      “你会武功?”唐伊觉得匪夷所思。

      “别废话,以后再说。”茧儿从怀里掏出来一团麻绳,轻轻抖开,竟然是一副软梯。“我准备了很久了,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不过,”茧儿顺着软梯滑下,“来不及了!”

       又翻过几道高高的围墙,茧儿说:“好,我们出来了!”

       唐伊始终被她拽着走,听到她这么说有点疑惑,都说皇宫戒备森严,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两个小女子翻越?

      “不用怀疑!”茧儿看了看唐伊说,“我观察了很久了,不会有错。”

        跟着茧儿走在宽阔的林荫路上,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下来。“茧儿,你会武功阿!”唐伊赞叹。

       “哈哈,我爹是山贼,我是小山贼,会几下拳脚不稀奇。你知道我为什么叫茧儿吗?告诉你吧!我娘是一个官宦家的千金,被我爹掳到山寨的,生下我之后又悲又忿,觉得自己不仅被山贼脏了身子,而且还生了孩子,没脸活了就自杀了,临死前给我取个名字叫茧儿。”

      “其实我爹对我娘还是很好的,山贼怎么了?山贼比那些人五人六的有情有义!山贼......”茧儿忽地停下,拽着唐伊躲到树从里,“小心,有人!别是山贼......”

      “你不是说山贼都有情有义么?”唐伊问。

      “那是对兄弟,要是对别人——”茧儿用手比划了一下,“嗤!先奸后杀!”

       唐伊吓得哆嗦了一下,不敢出声了。

       朦胧的月影下,一个高高的身影在路上徘徊,忽然转头向她们的藏身之处,“谁!出来!”

       被发现了,茧儿示意唐伊不要出声,自己站了出去:“合吾,兄弟在这里开山立窑安柜的,不耽误兄弟剪镖,走过可否?

        唐伊一句也没听懂,却见那男子手一抖,“唰”地亮出一柄长剑来。

        唐伊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跳出去挡在茧儿面前:“山贼!不要杀她,要杀杀我好了!”自从莫名其妙地穿到这里,一直在茧儿的帮助和庇护下,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茧儿自己去面对。

       “你个傻瓜出来干什么!”茧儿把唐伊拽到身后。

       “不行!我们有难同当!”唐伊站到茧儿前面。

       “我会武功,你来只能送死!”茧儿挤到前头。

       “我也可以帮你忙,我练过瑜伽!”唐伊挤到前头。

       “滚回去!”茧儿大怒。

       “不回去!”唐伊大叫。

       “山贼”收了长剑,好奇地盯着这俩个小女子。

       挤来挤去,离“山贼”越来越近了。唐伊一抬头,哇塞——古代的山贼都这么帅吗?他不会超过二十七八岁,棱角分明的下巴,线条刚毅的嘴唇,笔挺的鼻梁,浓浓的剑眉。现在大帅哥正抱着膀子,用好笑+好奇的眼神看着她们。

      “你们是哪个宫的宫女?跑到宗人籍府来干什么?”

      “宗人籍府?”茧儿和唐伊安静下来。

      “是呀!”大帅哥说,都快笑出来了:“皇宫的宗人籍府。”

       唐伊急中生智:“哦,我们走错了!”拉着茧儿快步往回走,藏在拐角处。

       陈想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对:一个宫女怎会江湖黑话呢?正想叫住她们问个清楚,有人在背后说:“陈想,跟谁说话呢?”

       陈想忙施礼:“没什么皇上,是两个走错了路的小宫女。”

       陈想是重臣平南王陈之域的嫡长子,跟皇帝年龄相仿,虽未封王,却是皇帝最信任的心腹。国家四分五裂,后唐偏安一隅,内忧外患,睿帝登基五年虽然励精图治但一时也无良方尽快改善这种局面。近日,皇上想到后宫人满为患,正在考虑裁减后宫宫女人数,以减轻财政负担。因此不顾夜已深了,带着陈想和一名帖身太监来宗人籍府察看宗卷。

       “陈想,”睿帝蹙眉道,“我没有想到后宫竟然有各级嫔妃91人,宫女882人,太监1476人。“睿帝转头问提着灯笼的太监:“小空子,嫔妃、太监、宫女的月例各是多少?”小空子道:“回皇上,皇后月例20两,贵妃12两,贵人8两,昭仪6两,才人4两.......嫔妃、太监、宫女总共月例13458两。”

      “陈想,你尽快想个方案,把后宫人数裁减一下,另外,各级嫔妃、宫女、太监的月例都要减少。”睿帝紧蹙着眉头。

       陈想不语。

      “我知道这不是你该干的活儿,你拟一个草案,送到皇后那里去。”皇后陈思是陈想的同胞姐姐,治理起后宫来德高却才学不济,因此皇上才想出让陈想代皇后拟稿的办法来。

        “是!”

       睿帝三人走后,唐伊和茧儿从藏身的墙脚下出来。唐伊想,古代的皇帝都是这么帅么?看睿帝的身形比陈想还要颀长健硕,蹙着眉头的样子真是太酷了!嗯,后宫美女如云,生下的儿子当然都是转基因的优良品种了!可惜灯笼的光太暗了,有空一定看清楚些。

       “我们竟然还在皇宫里,怎么办?”茧儿苦着脸。

       “跟我来。”唐伊拉着茧儿偷偷地潜入了宗人籍府。

       门口的书案上放着灯笼和火折,是刚才睿帝的太监留下的。唐伊点燃灯笼,没有费什么劲就找到了洗衣局的“档案柜”。好在平常港台歌词看多了,繁体字难不倒唐伊,有几个不认识的也不影响大意的理解。

        “这是我的。”茧儿轻呼。宗卷上画着头像,写明了姓名、年龄、籍贯、入宫日期及原因等。

        不一会儿,唐伊也找到了自己的。原来自己在古代的名字叫曾念奴,十六岁,六岁入宫,是被人贩子卖入皇宫的。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唐伊连忙吹灭灯笼,和茧儿一起躲在柜子后面。耳听着脚步声进了宗人籍府,两名太监点亮了灯笼,就站在她们藏身的柜子前面,唐伊和茧儿屏住呼吸,心跳得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