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跟孩子一起慢慢长大

记录儿子豆豆成长的点点滴滴~~

 
 
 

日志

 
 

非常穿越之和皇帝一起CS  

2007-11-22 14:16:43|  分类: 小小穿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一篇半穿越小说,最近穿越小说风靡,让我苦读到半夜的是桩桩的《蔓蔓青萝》,真佩服桩桩阿,写得真好!带着连同中学时代看的席绢的《穿越时空的爱恋》脑袋里面总共有一篇半,开始了自己的穿越,呵呵!无聊呗!自娱呗!对了,我想笔名叫橛橛,嘻嘻,桩桩不会有意见吧?

      

 

第一章

       唐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黎明的微光带着初冬的寒气从小小的木棂的窗口涌进房间,唐伊禁不住缩了一下冰凉的身子,身上的被子粗糙单薄,散发着淡淡的酸味,自己身上是粗布的灰色外衣。慢着!这被子......这窗户......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四周靠墙砌着一圈土炕,自己就睡在这土炕上面,土炕上依次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和枕头,和自己身上头下的一模一样。

        “小蹄子,什么时辰了,还趴在被窝里装死!”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妇人风一样席卷而来,对着唐伊破口大骂:“快给我死起来!干活去!”唐伊被他硬从炕上拖起来,摔到地上。我168公分的身高哪里去了?唐伊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的身体小小的、瘦瘦的,那么陌生。来不及多想,她被那个妇人粗鲁地推搡着,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门。

       院子里三三五五地散落着十几二十个灰色衣服的姑娘,她们都在面前的大木盆里面搓洗着什么。一个盛着满满衣服的大盆摔在唐伊面前,“懒货!看什么,快干活!”夹着斥骂,那双大手从背后重重地推了她一下,她差点一头栽到洗衣盆里。旁边的几个姑娘头也没抬地继续干活,看来对这样的情况司空见惯了。

       “小蹄子,你在咕咕唧唧什么!”那妇人又龙卷风一样卷到一个姑娘面前,把她的头使劲按进水盆里,那姑娘又小又瘦却倔强地用双臂撑着,硬挺着脖子,待妇人一松手,小姑娘的头猛地抬起来,愤怒地瞪着她。这时又冲过来一个胖女人,狠狠地扇了小姑娘一个耳光,同时用沙哑的声音喝斥道:“反了你了!”两个监工模样的女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走到一起开始窃窃私语。

       看来,这是什么朝代什么皇宫王府的洗衣房。唐伊向后院瞟了一眼,竹竿撑起着一件件色彩斑斓的衣服在微风中轻摇。完了,我真的是“穿”了!唐伊暗想,我怎么这么倒霉,人家也穿,不是相府里的大小姐就是皇宫里的妃嫔,我怎么穿来穿去却变成了穷苦的洗衣女?!命苦哇!

       唐伊悄悄地溜到挨打的小姑娘跟前,急于想知道这是什么朝代什么地方自己是谁。问题太多,心情太复杂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闷了一分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茧儿。”茧儿问道:“你叫什么?”“我......我......你先别管我叫什么,这是哪里?什么朝代?”茧儿奇怪地看看她,一声不响地搬着大盆走开了。

       紧闭的大门“咣当”一下开了,进来一个太监打扮的人,尖细的声音刺激着唐伊的耳膜:“刘嬷嬷,钟嬷嬷,常贵妃那件孔雀蓝配金缕的丝绸裙子明天要穿,赶着点儿!”两名监工急忙上前行礼,谄媚地说:“公公请放心,常贵妃的衣裳奴才怎么敢掉以轻心呢!”“恩,那还差不多。”举步欲走,回头又掐着兰花指说:“”别洗坏了,你们谁也担当不起!”刘嬷嬷忙说:“公公放心。公公放心。”太监又嘱咐了几句,扭着腰肢走了。电视上看多了太监的模样,看到了真实的却还是有点想恶心的感觉。

        吃过了不足以果腹的早饭,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慢慢地竟下起了小雨,冰冷的雨丝夹着雪花打在刚刚浆洗过的衣服上。洗衣姑娘们连忙把晾晒在竹竿上的衣服收进房间。一个大些的姑娘道:“别的衣服倒也罢了,只是常贵妃这件......”常贵妃最得皇帝宠爱对下人却最挑剔暴戾。两名监工对视了一下,唤过唐伊和茧儿,命她们不管用什么办法在明天天亮之前把衣服弄干。

       那件昂贵珍稀的孔雀蓝配金缕丝绸裙子挂在房间里,唐伊和茧儿人手一把扇子扇呀扇呀。姑娘们都去忙别的活计了,房间里面只有她们俩人。谈话自然而然地开始了,经历了比较艰难的开头之后,唐伊大概知道了目前自己的处境:这是皇宫的洗衣局,皇宫里面另有一间暴(念pu)室,关押的是罪臣犯人的女眷,也有犯了罪的妃嫔和宫女,相当于现代的女监。洗衣局比较好理解,暴室的女犯人的工作是织布,因为有丝、布需要晾晒,因此叫做暴室。茧儿是山贼头领之女,在朝廷铲除了山贼之后,茧儿便被带到这里。这里的人是没有人身自由的,也没有任何尊严可讲,超负荷地劳作,直到终老。

       MY GOD!唐伊禁不住大放悲声。命苦哇!我哭我哭......

       至于什么朝代,山贼的女儿说得不清不楚,只知道国号是唐,皇帝称睿帝,几个重要大臣的名字唐伊听也没有听过。据推测可能是五代十国时期的一个小国家。

       在哪个国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在这里等死,一定要逃走!哭累了,唐伊的头脑冷静了一些。

      “你叫什么?”茧儿再次问。

      “我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唐伊老实地回答。

       茧儿奇怪地看着她,这个怪人?!

       “我在公元两千零七年的名字叫唐伊,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专业是社会与科学。我住在*市*路*庄园*幢。”那是城市的富人区,唐伊家住的是一座独栋别墅。她的父母早年做建筑生意,经营着两个建筑公司,唐伊经常开着自己家的奔驰600去上学。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唐伊的眼泪又来了。“咦?......什么糊了?”

       茧儿此时心里想的是:这姑娘受刺激了,精神有点不正常。忽然大叫起来:“哇!”

       那件挂在房间中间的昂贵美丽的衣服的边沿正在慢慢地变黑变焦吐出火舌,散发出刺鼻的糊味儿。原来茧儿趁着唐伊哭泣发傻的时候把一个火盆放在衣服下面,可是两个人光顾着说话了,衣服竟然烧着了!

       完了!唐伊呆在那里。

      “完了!”茧儿眼泪都出来了,“这次死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